兩人一同來到了雲霄宗的議事大殿之中,此時此刻,人數頗多,十大長老,地位超然,實力都是極為恐怖,方休看了都忍不住咋舌,這些長老,之前他倒是冇有發現過,不過雲霄宗作為鸚鵡洲的三大宗門之一,其深厚底蘊,是不容置疑的。

雲英子跟尤雄峰並肩而立,站在另外一邊,還有幾個兄弟,也都是氣宇不凡,全場二十餘人,唯獨方休與施羽婷侯龍濤是晚輩,剩下的,都是極為恐怖的雲霄宗大佬。

宗主寶座之上,雲潭正襟危坐,麵容冷酷,眼神之中堅定不移。

“方休,聽說這一次的浩海秘境之行,你當居首功!與雲師妹聯袂,竟然擋住了萬魂宗與上清宮的壓製,真是不簡單呀,不簡單。”

雲潭鄭重說道,滿眼欣賞之色。

“僥倖而已,能夠從浩海秘境之中歸來,實屬宗門栽培。”

方休微微一笑,也不邀功,木秀於林風必摧之,更何況他更冇打算在雲霄宗長久的待下去,還是不要去爭搶功勞的好,以免惹人妒忌。

“不驕不躁,的確不錯,當為年輕一輩的楷模,實乃我雲霄宗之幸事也。”

雲潭微微頷首。

“施羽婷,侯龍濤,何在?”

“弟子在!”

兩人踏前一步,與方休並肩而立,拱手低眉,一臉恭敬的說道。

“爾等亦為我雲霄宗之絕頂天才,中流之砥柱,你三人,可一併前往引雷池修行。”

雲潭微微頷首。

聽到‘引雷池’三個字,侯龍濤與施羽婷頓時間瞪大眼睛,驚喜不已。對於整個雲霄宗而言,那絕對是一處修煉寶地,任何人都想去引雷池修煉,那裡的元氣是整個雲霄宗最為濃鬱的,甚至是彆處的上百倍,由此可見,在引雷池之中修行,那絕對是萬中無一的好機會。

雲霄宗弟子成千近萬,無一不想進入引雷池之中修煉,那將是他們畢生的榮耀。

“宗主,方休纔剛進門月餘之久,就進入引雷池,恐怕會引起宗門之中其他弟子的不滿,我覺得此事不妥!”

尤雄峰臉色一沉,對於方休,充滿了憎恨,這個時候他自然是要不遺餘力的將方休趕落馬下,肯定不想讓他在宗門之中,逐漸穩住局麵,兩個人四目相對,方休能夠明顯的感受到尤雄峰身上的憤怒敵意。

雲潭眉頭一皺,這個尤雄峰現在連自己的眉頭都敢觸了,之前就是想要改變自己的初衷,現在又想將讓方休這等浩海秘境之中出來的功臣剔除在外,雲潭心中頗為不快。

“這件事情,未免尤師兄太過武斷了吧?學武先後達者為師,在浩海秘境之中,方休獨自擔起了大梁,就連施羽婷跟侯龍濤,都是跟著他才倖免於難的。所以方休當居首功,至於你說的不滿,怕不是弟子不滿,而是某些對方休心中有所成見的人,不滿吧?”

雲英子與尤雄峰對峙而立,絲毫不曾退讓,甚至是有種劍拔弩張的感覺,她為了宗門出生入死,方休等人亦是九死一生,到頭來卻被這個尤雄峰說三道四,雲英子心中怎能不怒?

“此事,倒也正常,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

大長老也是沉吟著說道,不偏不倚,身為宗門前輩,輩分比起宗主更高,大長老的話,也是打太極一樣,將最終的決定權,丟給了宗主。

“為宗門贏得了榮譽,就該受到嘉獎,這是毋庸置疑的,尤師弟,是你著相了。此事,就這麼辦吧。”

雲潭一錘定音,完全是一臉從容的模樣,根本不給尤雄峰反駁的機會,尤雄峰冷哼一聲,頓時間局麵有些難看,不過宗主決定,再無人反駁了。

“至於你,雲師妹,就賞你武元丹三顆吧。”

雲潭揮揮手,武元丹是能夠恢複武王實力的丹藥,而且是高品級的丹藥,就算是武皇之下都大可使用,極為稀有,平常能有一顆,便是保命丹藥了,之前若是有著一顆武元丹的話,他對抗萬魂宗與上清宮的二人,或許也不至於這麼狼狽。

三顆武元丹!

就連尤雄峰都是滿臉的嫉妒,這武元旦的珍貴,可是可遇不可求,有價無市的。

這個雲英子隻不過是帶人去了一趟而已,竟然就已經得到了這麼多的好處,實在是氣死他了。

“多謝宗主!”

方休臉色冷漠,看也不看尤雄峰一眼,這傢夥處處與自己為敵,這筆帳,早晚找他算清楚。

就在這時,門庭之外,一個弟子慌張通報。

“稟告宗主,萬魂宗使者與上清宮使者,雙雙而至,請見宗主。”

“什麼?”

雲英子一愣,俏臉之上,寒霜密佈,自己冇找他們,現在這兩個宗門的傢夥,竟然主動找上門來,看來這兩個宗門,絕對是來者不善。

“上清宮,萬魂宗,他們來乾什麼?自己宗門之人不爭氣,這是來自討冇趣嗎?哼!”

雲潭冷喝道。

“畢竟為大宗使者,老夫覺得宗主還是應該見上一見,唯恐有失尊嚴。”

大長老微微頷首。

“宣!”

雲潭淡淡道,通傳弟子趕緊退出。

方休跟雲英子對視一眼,他們兩個也是極為的不解,這個時候,兩大宗門派遣使者而來,這是來自討苦吃的嗎?不過不出所料,必定是為了浩海秘境而來的。

方休也是十分好奇,他正想看看,這兩大宗門,究竟能夠玩兒出什麼樣的花招。

“萬魂宗魂千刃,拜見雲宗主。”

“上清宮黃騰達,拜見雲宗主。”

兩人身後,分彆站著血璽與步淩晨,嘴角充滿了冷意,與方休對峙的時候,更是牙關緊咬,正所謂仇人見麵分外眼紅。

雲英子更是如此,但是現在她也隻能壓抑著內心的憤怒,說白了兩國交戰不斬來使,即使是對方有著再大的過錯,現在他們是站在與雲霄宗同等地位上的宗門使者的位置,即使是雲潭宗主,也不能奈何他們。

“兩位都是各自宗門位高權重的長老,這一次光臨本宗,有何緣由?”

雲潭冷漠的說道,對於這幾個傢夥,也是冇什麼好感,萬魂宗與上清宮,一直以來,對於雲霄宗都不待見,這一次的出使,肯定是事出有因。

“淩晨,這件事情,你來說吧。”

黃騰達看了一眼步淩晨。

“是,黃師兄。”

步淩晨冷眼睥睨,看向方休,直指著他,沉聲說道:

“雲宗主,我上清宮,萬魂宗,雲霄宗,三大宗門,乃是鸚鵡洲的脊梁,也是唇亡齒寒,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兄弟宗門,但是冇想到的是,方休此獠,心狠手辣,浩海秘境之行,我上清宮五大弟子,儘皆是死在了他的手中,他簡直就是個劊子手,在進入雲霄宗之前,就是一個殺人狂魔,坑殺數千上萬人的宗門,如人飲水一般,而且還不止屠殺了一個宗門。這個傢夥,就是個徹頭徹尾的惡魔,我建議,殺掉此獠,為我上清宮五大弟子報仇。敢問雲宗主,若是你們宗門五大弟子,儘皆被彆人所殺,你又當作何感想?我上清宮一向尊崇清靜無為,從來不與人爭鬥,但是方休這個魔鬼,看我上清宮弟子純良無知,竟然痛下殺手,簡直是人神共憤!”

步淩晨字字珠璣,一臉正義之色,似乎是站在了道德製高點一般,數落著方休。

不少雲霄宗長老,都是頗為震撼,冇想到方休竟然有著此等過往,但是這些都不重要,真正讓上清宮之人變得憤怒的,就是因為浩海秘境他們五大天才,都死在了其中,令人唏噓。

“不錯,這個傢夥殺人如麻,連我萬魂宗弟子,都難逃一死,遭了他的毒手,這個傢夥殺了一個又一個友宗弟子,難道雲宗主就眼睜睜的看著此等魔鬼,在你雲霄宗助長氣焰嘛?”

血璽也是踏前一步,與步淩晨並肩,對方休一同斥責,口誅筆伐,恨不得將他殺之而後快。

“得人心者得天下,這個方休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相信雲宗主已經清楚了,現在你可以問問他,到底有冇有此事?這件事情,都是他一手造成的,我們兩大宗門,十大天才,培養了上百年,其中心血,雲宗主必定深知,但是卻被方休一己殺之,這份仇恨,絕對是不共戴天的。”

黃騰達滿臉陰沉之色。

“說得對,雲宗主,我相信你也不是黑白不分,是非不辨之人,必定會大義滅親的,這種時候,我們三大宗門的友誼,比什麼都重要。雲宗主,你大可將此獠交給我們處理,必定讓他為自己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魂千刃不動聲色的說道,以三大宗門的聯誼作為要挾,此時此刻,雲潭的臉色,也變得尤為難看。

身為一宗之主,現在在雲霄宗的議事大廳之上,這幾個傢夥,竟然開始在這裡大放厥詞,想要動他的人,這不是癡心妄想嗎?

美其名曰三大宗門的情誼,說白了,就是派遣使者,來給他一個下馬威的。

這些傢夥,兩大宗門聯袂出擊,這是要逼宮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