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申,快說,到底怎回事!”

胡風語氣更顯陰冷。

“據屬下調查,最先出現腹瀉的那些守衛,很大部分是因為食材的問題,製作那種蛋糕的食材。”

王申快速的將調查的結果說了出來,“還有……”

“食材?”蕭禾一頭霧水,奇怪,不應該是自己的藥嗎?

“是的,按蕭公子的要求采買的食材。”

“呼~”正好此時,水壺中的水沸騰了。

“哦~這可真是有趣……”

蕭禾從台階上爬起來,坐到石凳上,饒有興趣地催促王申,“快點說,讓本公子聽聽如何利用幾個雞蛋,麪粉,還是你們買來的材料,來陷害他們。”

胡風也一臉嚴肅的緊盯著王申。

“胡壇主,來,我們坐下來,慢慢喝茶,慢慢聽他說,”蕭禾行雲流水的泡好一壺茶,招呼胡風坐下。

等沉著臉的胡風應邀坐下來時,蕭禾猛的冒出一句,“胡壇主,小心本公子下毒哦!”

“哈哈~”

“蕭公子說笑了,胡某還是信得過的,更何況,要不了多久,蕭公子可是我們聖教的人了,大家都是兄弟,喝……”

胡風聽到蕭禾的“玩笑話”,不由僵住,還好城府夠深,說了一句場麵話,一口飲儘杯中茶,化解了尷尬。

“其實要說是與蕭公子有關,卻也不能怪道蕭公子頭上,被冤枉也不為過……”

“具體說說!”

“因為蕭公子給的賞錢太多了,負責采買的那些人鬼迷心竅,貪汙了財物,之後用快發黴的麪粉和即將壞掉的雞蛋,以次充好,提供給公子,後來……”

“什麼?!”

蕭禾呆愣住了,臉刷的拉了下來。

明知道那種大便形狀的蛋糕是巧克力做的,隻是想給它加點料,哪想到它竟然就是真的。

‘不是,不應該這樣的,肯定是我聽錯了……啊~可惡,真的不是我的藥造成,反而是食材出了問題,我去,那我豈不是白費功夫,自己找罪受!’

“後來,又出現其他教眾出現腹瀉等問題,可能也與蕭公子有關……”

“啊?”

正在不斷懷疑自己太過善良,老天都不想自己失去純真的心,導致連下藥都出現失誤的蕭禾,好像課堂上出神被老師點名一般,呆呆的看向王申。

“可能也不排除蕭公子教授的製作手法……”

王申見蕭禾疑惑,又重複了一遍。

“王統領,看來,你看我很不爽啊,非要拉著我下水……”

蕭禾直接倒掉胡風麵前的茶水。

“胡壇主,這就是你說的,無論是誰,都會給我個公道,可是王統領好像不同意哦!”

“還不快點滾下去,把罪魁禍首給我帶上來,讓胡某好好看看是誰吃了豹子膽,敢輕慢貴客。”

胡風衝王申喊道,“製作方法?都冇證實的,還拿到這裡說,都不知道你這個統領怎麼當的?”

胡風明著嗬斥王申,實則說給蕭禾聽,你想要證明自己清白,還得讓他們在做一遍。

“來,喝茶,喝茶……”

蕭禾又給胡風倒了一杯。

‘小狐狸!’

胡風拿起茶杯,看向咬牙切齒,看向大門的蕭禾。

怕嗎,其實蕭禾並不怕,他教的步步到位,隻是少了點料而已,又不是不會成功。

“進來!”

王申對著院外大喊。

“本公子剛剛是不是聽錯,除了保護我的幾個護衛,還有人也出現問題?”

蕭禾趁著他們帶人進來的時候,疑惑的問道。

“是的,除了那幾名守衛之後,又有十幾名教眾也出現不同程度的腹瀉……”

王申開口解釋。

“老王他們很努力嘛,”蕭禾見胡風,王申兩人都盯著他看,又補充道,“努力練習,怎麼有錯嗎?”

‘看來影響很大,可惜不是個好時機,浪費了……’

胡風收回目光,搖著頭,繼續品茶。

“咚~”

過了一會,院門再次被打開了。

“放開我……”

“你們乾嘛,我要去壇主那告你們……”

四名紅衣教眾費力的半拉半拖,將一個大腹便便,豬頭大耳,不斷哀嚎,不斷掙紮的肥胖男子押進院子,之後還有幾個男子被紅衣教眾押解著,魚貫而入。

“跪下!”

紅衣教眾將這夥人,齊刷刷的一排,跪在亭子下邊,肥頭大耳的肥胖男格外的出眾。

“壇主,經屬下調查,正是錢隆為首,專司采買,見蕭公子給的銀兩夠多,才以次充好的。”

王申指著台階下跪著的一夥人,向胡風稟告。

“錢隆,竟然是你,枉費我的信任,你膽敢視聖教教規於無物,到底是誰給你的狗膽,竟然敢謀害聖教的貴客。”

胡風一直壓製的火氣一下子爆發出來,對著肥豬就是一陣爆喝。

“胡壇主,這……”

“壇主,饒命啊,看在小的一直忠心耿耿的份上,原諒小的這一次吧……”

“饒命啊,饒命……”

錢隆見到胡風滿是驚訝,拖著肥胖的身子,艱難的磕頭求饒。

其他人也如抽掉骨頭的軟腳蟲,一個勁的叩頭求饒。

‘可惡,好不容易弄出個傳信計劃,竟然被這隻死肥豬給耽誤了……’

“啪~”

蕭禾氣不過,一拍桌子,站了起來。

“蕭公子,你還有傷病在身!”

王申攔在蕭禾身前,勸道。

“胡壇主……”

蕭禾緊盯著肥豬,也不理會王申,直接叫道。

胡風手一揮,讓王申離開。

蕭禾直接推開王申,拖著傷腿,邁著發軟的步子,一步一步的從台階上下來。

“壇主,蕭公子他……”

“讓他出出氣,也是好的,你去護著他,省的他們奮死一搏,傷到蕭公子。”

“你就為了那麼幾兩銀子,就拿次貨瞞騙本公子,讓本公子差點拉死,我的臉都丟儘了,你……你該死……”

“蕭公子,蕭公子,不是這樣的……”

錢隆努力支起肥胖的身子,猶如八月懷胎的大肚子,格外的顯眼,想要向蕭禾解釋。

蕭禾根本不聽他的話,直接劈頭蓋臉,拿著柺杖,對著準備解釋的錢隆就是一頓打。

“本公子差那幾兩破銀子嗎,想要錢,找我啊……本公子,最恨那些偷工減料的人了……”

“看我不打死你……”

“呼~呼~”

用柺杖打了一陣,又罵了一頓,還是難以消減心中的憤恨。

“死肥豬~呼~”

蕭禾一把扔掉手中的柺杖,舉起雙拳對著錢隆又是一頓輸出,隻是之前已經拉的身子發軟的他,哪有什麼攻擊性,根本就撼動不了肥肉如山的錢隆,還冇打兩下,就被錢隆身上的肥肉給彈了回來。

“蕭公子,饒命啊……”

“呼~王申,這些狗奴才令本公子如此遭罪,絕對不能輕饒了他們,”蕭禾喘著粗氣,抓著王申,義憤難平,要王申嚴懲錢隆。

“要不是本公子見不得血,非得親手剝了他們,敢糊弄本公子,來個以次充好……”

“啊~不行,不行,我氣不過啊,何曾受過如此侮辱……”

蕭禾越說越生氣,心如冷水如熱油,氣憤非常。

“殺了,”胡風死盯著錢隆,殺伐果決,冷聲開口,“給蕭公子消消氣,身為聖教的教眾,不思為聖教考慮,一個勁的滿足自己的私慾,該殺!”

“也算是給其他教眾一個警示!”

“嗆~”

王申拔出刀,緩緩的朝錢隆走去。

“彆,我……”

錢隆見王申手持寒刃,帶著濃重殺意,緩慢朝他走來,心中害怕急了,想要哀求胡風,抬頭卻看到兩束寒光刺入骨髓。

“不要,我說,我說……”

錢隆真的慌了,耳邊真的好像響起黑白無常索命鎖鏈的清脆碰撞聲。

他再也顧不得那麼多,正要將指使之人爆出來,好謀求一線生機。

一道刺目的寒光在眼前一閃而過,錢隆的大嘴張了張,驚恐的哀求也戛然而止。

錢隆發現他竟然在飛,寒風凜冽吹卷他的頭髮,澄靜的天空越來越近,近到觸手可及,驀得眼前一黑……

一顆豬頭帶著淅瀝瀝的鮮血,沖天而起,小小的眼珠子暴突,一張豬嘴張得豁大,一頭亂髮在寒風之下不斷拍打碩大的豬臉。

一時間,世界都安靜下來,所有人都注視著飛舞的豬頭,隨著它飛起,再落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