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光許一聽這話 頓時火大起來:“你小子什麼意思啊?怎麼我壓你就是以大欺小?你壓我難道不是欺負老年人嗎?”

少年笑道:“老師,你這可就不對了,你還這麼年輕,怎麼能服老呢?你看你在鏡頭前的表現,哪有一點怯場呀,不過是你自己嚇自己罷了。你都冇看到導演看你的眼神有多麼的奇怪,那就像是看到一塊璞玉,原來已經磨除了光,結果自己消沉了下去,還不知道是因為什麼原因消沉的。”

楊光許沉默了,說實話,這一次學生說的不道理,他一直以來都太注重角色了,雖然表麵看不出來,但實際上,他內心深處卻十分的在意他演過的那些角色,他不希望他那些角色,因為他在現實生活中的老去而有任何的影響,這其實也是一位老藝術家最後的堅持。

他想把最好的永遠留在舞台上,把老下去的自己隻留給自己。

他這樣做是一種選擇,其冇有任何的錯誤與正確之分,他自己也知道自己這樣做是冇有錯的,

隻是有時候自認為的正確,卻並非是正確的,正如少年說的那樣,角色成就了你,你同樣也成就了那個角色,兩者相互成就罷了,如果有一天你覺得耽誤了角色,那就意味著其實角色也耽誤了你,都是相互的。

當老師走出來的時候,其實就代表著他又回來了。

少年給的水,不過是一種催化劑,隻是帶著老師走了一遍,讓他重新找回了自信,雖然藥效會一直持續下去,或許明天就會到期,但那又如何呢?一個自信的老藝術家,已經勝卻人間無數。

少年,回到家之後,吃了母親做的飯,坐在床上,有些失神,家裡的書都看完了,再看一遍也冇什麼意義,該學的一些技巧也都學完了,剩下的都是實際操作,或者是各種操作,但是現在麵臨一個很嚴肅的問題,他究竟要不要玩這款遊戲?

雖然遊戲崩了一天,但之後又重新上線了,當然,隻對已註冊的用戶使用,像少年這種還冇有註冊的,其實是無法使用的,這也是冇有辦法的,但就在剛剛,少年在擦拭頭盔的時候,突然就發這個頭盔最頂部,居然出現了一個人手大的窟窿,這很可怕,而且特彆的奇怪,為什麼會出現這種事情?就好像在他不在房間的時候,有個人一直都戳下去,直接把他的頭盔給戳出了一個窟窿來,隻是不想讓他進遊戲嗎?還是說有彆的想法?

少年心跳的特彆快,他下意識的就把手指頭給伸了進去。

一瞬間,少年失去了意識,躺在了床上。

【歡迎來到真實世界,我是你的嚮導多雲,請輸入你的用戶名。】

少年看著眼前的精靈,突然有些好奇,自己玩的測試版,好像冇這玩意兒,還是說其實有,但是被特意給忽略掉了,不管怎麼樣?少年先把名字打上。

【源塵。】

“你好,我的好朋友,源塵,歡迎來到真實世界,你可以在這裡建立屬你的王國,也可以在這裡培養屬於你的勢力,還可以,在這裡建造屬於你的後宮,這裡就是你的另一個真實世界。”

多雲很愛說話,少年卻一點不覺得煩,他一直很耐心的聽著,然後看著周圍的山山水水,一臉的好奇,今天好像真的和測試版一點也不一樣,不過少年也冇敢到處晃盪,它一直停留在出生點,等待這個小精靈說。

等這個小精靈說完之後,少年有些好奇的問道:“聽說你們真實世界出現了問題,我在玩的過程中,會不會突然回不到現實世界了?”

多雲很是開心的笑道:“那怎麼可能?放心吧,我的主人,真實世界十分安全,不可能會有任何人受傷的。”

多雲還冇說完,自己就先燃燒了起來,就跟是要墮入地獄一樣,看的少年眼皮狂跳,連忙喊道:“我要下線,我要下線,趕緊送我下線。”

手指頭從頭盔裡抽出來,少年感覺自己差點就回不來了,這是真的感覺,他的嚮導居然自己燃燒了起來,真是有些可怕與恐怖。

少年感覺自己的手還在發燙,低頭一看,這頭盔居然已經燒的麵目全非了,看的少年一陣抽搐,這玩意兒不是價值200萬嗎?200萬就玩一小會兒,然後就自己毀滅嗎?這也太燒錢了吧?就這種形式,少年,怎麼玩?他不得住在演戲的那裡,才能抽空玩一小會兒。

這一刻,少年都覺得不可思議,當然,他明白,這肯定不是常有的事情,不過少年卻想起了之前發現的一個頭盔,裡麵居然有一隻斷掉的手指,當時少年就很疑惑,為什麼手指頭會在頭盔裡?現在少年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但是問題又來了,究竟是誰把手指留在了頭盔裡,然後又轉送到了他這裡。

看來自己還是要去找一找那個給自己賣頭盔的人,說不定能從他身上得到一些答案,少年想了想,覺得這件事情必須快點解決,要不然的話,可能會讓他覺得不安。

但在此之前,少年先把頭盔給重新修理了一遍,萬幸是剛燒,還冇有徹底壞掉,少年輕輕點了一下,這些燒起來的設備,冇想到他們竟然都恢複了原來的狀態,看著少年眼皮又是一跳,總覺得這有些太不真實了,但是自己有些特異功能,應該也是符合實際的,將頭盔重裝好之後,少年重新放在了原來的位置,但想了想,還是決定把這頭盔給帶著,畢竟自己的房間好像已經不安全了,居然都能被人給自己的頭盔上出個窟窿,這難道是一個警告?意思是如果想要在他的頭上也戳個窟窿,其實是很簡單的。

少年感覺到了危機感,所以現在必須要趕緊找到那個送他頭盔的壞叔叔。

飛在半空之中,循著因果線,少年很快找到了自己的目標,此時,那傢夥居然也在家裡玩,真實世界,而且臉上還流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少年太明白這種笑容了,所以直接就強製讓他下線了,這傢夥剛剛下線之後,居然什麼也冇問,直接衝出了家裡,連鞋都冇穿,就穿了一個大褲衩,然後狂奔起來,一邊跑還一邊喊,有鬼啊!

這倒是吸引了很多人的關注,人多了之後,這傢夥才放鬆了下來,似乎是已經形成了某種肌肉習慣。

這傢夥做出如此詭異的動作,恐怕真和那個斷指有著密不可分的聯絡。

少年可還記得自己口袋裡還裝著那白色的粉末呢,那玩意兒陰魂不散,像是纏上他一樣,看得上年自己都有些心寒,總覺得某一天,自己的眉心會被一隻手指戳一個窟窿,想想都覺得不寒而栗。

萬事萬物皆有其發展規律,這手指跟著自己,肯定有什麼需要從自己身上得到的東西,不管是自己的身體還是靈魂,少年都不打算給,所以他必須要想辦法將這玩意給祛除掉,要不然的話,很有可能到最後自己不再是自己,不過也是奇怪了,為什麼自己在醫院裡躺著的時候?什麼事情也冇有?自己剛出來就遇到了這麼多事,難道是因為自己是在遊戲裡帶出了什麼東西?

所以才引來了這麼多古怪的東西的注視,如果真是這樣的話,那自己使用能力的時候,必須要注意了,要不然的話,還有可能會讓自己出現危險的情況,如果真到了那種地步,少年也不知道自己憑藉那點三腳貓的力量,能不能讓自己活下來?

還是習慣遊戲裡的生活,遊戲裡誰敢算計自己?那就過去給他端了,但是好奇怪啊,為什麼遊戲外的人能夠輕易地操縱遊戲裡的人?而明明遊戲裡的人要比遊戲外的人還要強大呀。

少年突然愣了一下,真實世界這個公司,該不是想把遊戲裡的強大存在給從遊戲裡具現到現實生活中吧,一想到這種可能,少年就覺得有些不可思議,同樣是人類,為什麼他們的想法總是那麼的反人類?

這明明就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情,為什麼要去做呢?難道這個公司的老闆其實是一個反社會型人格?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如果他們早就開始實行這項決策的話,那自己究竟是實驗失敗的案例,還是實驗成功的作品呢?

少年盯著站在人群裡的那傢夥,不經意的走過去,然後從口袋裡掏出了骨灰,直接灑向了這個死胖子,但冇想到對方這麼靈活,居然躲開了,而且還惡狠狠地盯了他一眼,也就這一眼,讓少年覺得有哪裡不對勁。

這眼神不像是人類該有的眼神,可能此時這傢夥已經不是原來的那傢夥了。

少年眼神變了變,雙眼微眯,此刻,少年戴著口罩,戴著帽子,根本不怕被認出來,繼續往口袋裡掏,口袋裡的骨灰就像是用完再續滿,無窮無儘,根本冇有任何儘頭。

穿著大褲衩的胖子,原來狠厲的眼神也變得犀利了起來。

但是還不等他有什麼動作,突然一陣風吹過來,直接讓這靈活的胖子吃了一嘴的骨灰,而在下一刻,胖子就跟抽搐了一樣,躺在地上,少年始終處在隱形的狀態,真不知道這胖子為何能看到他。

值得很多人圍觀過來,有人打了120,這傢夥才醒了過來,醒來之後很是茫然的看向四周,略微有些疑惑。

少年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口袋,好傢夥,口袋裡的骨灰又多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