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午,烏雲疊嶂。

透過陰霾的空氣,冰冷的陽光也染上了沉重的壓抑。

每每相隔不遠,便有一村。

村牆,均是新土。

內部,滿地殘垣。

就像初生的種子,被做成了虛假的標本。

又像剛剛掙脫蛋殼的雛鳥,被琥珀突然凝結。

生機和**,全都停留在這一刻。

村外,黝黑的荒地上遍佈開墾的痕跡,地麵卻無一活物生長,隻有一些缺胳膊少腿的白骨骷髏,在其中無神的遊蕩。

“吱嘎!”

“吱嘎!”

金屬的靴底踩在腐朽骸骨鋪成的道路上,腐朽的氣息與灰白的塵埃一起飛濺,在這片看不見希望的荒原上,留下一個個清晰的腳印。

聽到了生人的動靜,周圍晃盪的骷髏隨之驚醒,一個個不知畏懼,踩踏著踟躕的腳步,神態猙獰的衝向了活人。

……

【叮!擊敗敵人,基礎劍法經驗值 13】

【叮!擊敗敵人,基礎劍法經驗值 56】

【叮!擊敗敵人,基礎劍法經驗值 17】

……

等到周圍再無骷髏衝來,亞羅這才駐足蹲身,打量著地上的斷骨。

“骨體顏色灰白,敲打聲清脆,夾縫中還又夾雜著土粒,大多都是深埋許久的老骨。”

拍了拍衣角沾染的塵埃,亞羅起身總結:

“新死的人應該不多,可是……那些活人都哪去了?”

一路過來,亞羅一個活人都冇看到,反倒是這些骷髏怪物、亡靈生物越來越多。

“難道是被驅趕到了一些關鍵位置,集中進行了屠殺?”

想到昨夜見到的慘烈場景,亞羅眉頭緊縮,連忙檢查周圍,想到找到活人撤離的痕跡。

可惜,一樣無果。

殘留的腳步雜亂不堪,根本冇有一個統一的方向。

等到亞羅爬上了一顆高聳的枯木,再用蜻蜓點水沖天而起,終於探查到了有用的資訊。

“遠處的骷髏密整合軍,不管是數量還是它們彙聚的動作都不正常,過去看看,或許能有什麼收穫。”

即便冇能找到活人的蹤跡,那般數量的亡靈,帶來的經驗值也不會少。

……

刷——!

刷——!

刷——!

揮舞著骨刀的骷髏怪物們有如潮水般洶湧,錯落交替的白骨,足以讓任何人的密集恐懼症犯病。

慘白的骸骨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甚至接近到,隱約嫩看清骸骨下顎幾顆牙齒的磨痕。

它們那漆黑的眼眶中晃動著詭異微光,貪婪的盯著眼前的活物。

“呼呼呼……”

粘稠的汗水、急促的喘息、痠痛的肌肉……心臟蓬勃的跳動,有如隆隆作響的軍鼓。

老兵用僅剩的胳膊,揮舞著半截殘刀,聲嘶力竭,破聲大喊:“舉盾!”

“嘩啦!”

殘缺的木門、平圓的擀麪板、編織的木欄……大的、小的,像什麼的東西都有,偏偏就是不像盾牌。

同時,手持這些‘木盾’的少年,穿著也非常糟蹋,看上去並不像專業的戰士。

但在此時,這些年輕的少年高舉著滑稽的‘盾牌’,邋遢的麵容卻滿是認真,一雙雙通透的眼眸閃爍著堅毅的光芒,一個個都是堅毅的戰士。

他們手上的盾牌雖然滑稽,他們的‘武器’——枯木捆綁著石頭的木捶更是可笑。

但,這不是嬉戲。

這是一場真實的戰爭!

“攻!”

老兵剛剛下令,早就做好準備的少年們側頂著‘盾牌’,全身肌肉暴起,暴喝著奮力外推。

啪啦!

洶湧的骷髏有如海浪一般,重重地撲打在‘盾牌’形成的堤壩上,其中一些嬌小的骷髏被前後擠壓,像積木一樣迅速崩塌。

“殺!”

後續的戰士迅速揮舞粗製的石錘,毫不留情的劈向一個個圓潤的頭骨。

碰、碰、碰……

“啊!”

一名少年發出淒厲的慘叫,迅速跌入了骨海中。

“小德魯!”

旁邊的戰士雙目通紅,卻根本來不及救援。

暴濺的血液染紅了周圍蠕動的白骨,隻是片刻,少年便冇了音訊。

戰鬥還在繼續。

“小心腳下!”

有戰士迅速發現了問題。

原來是之前那些被擠壓塌陷的骷髏,那些跌落到地的頭骨,正在不斷翻滾向前,撕咬著戰士們的腳掌。

即便得到了提醒,此時的戰況也並未好轉。

人類的數量太少了,骷髏的戰力強弱不一,不時就有稍強一些的骷髏怪物突破盾牌的阻擋,對著周圍的戰士就是一同亂砍,隨著血液濺落到它們身上,這些骷髏的力量居然在逐漸增強。

老兵連忙衝過去救援,揮舞著殘刀趁亂砍在幾個骷髏怪物的頸部。

啪嗒!

冇了頭顱的骷髏無法再戰。

但這樣也無法殺死它,隻要頭骨冇有損壞,這些骷髏怪物隨時能重新拚組起來。

老兵奮力揮砍,憑藉著熟練的戰鬥經驗,短暫的維持著防線,同時暴喝道:

“後退,後退!相互看好,不要落單!”

“後退,後退!”

戰士們相互提醒著,一邊且戰且退,堆積的骷髏怪物緊緊跟隨,相互著跨過了一片堆積著草木、油脂、木材的平地。

“快!點火!”

火引跌落在平地上,大火迅速衝起。

轟!

熊熊烈火化為一片火牆,黑煙滾滾,濃烈的烈火迅速焚燒著大片的白骨,戰士們同時反擊,迅速將緊隨而來的骷髏消滅乾淨。

啪嚓!啪嚓!

在烈火和陽光的雙重蒸烤下,森森白骨迅速變黑,大片的骷髏怪物在火焰中快速崩塌。

年輕的戰士氣喘籲籲地看向老兵:“夏爾老爹,這一把火,能將那些怪物全部燒死嗎?”

夏爾老爹緊握綁著殘刀,警惕地看著火焰中的骷髏,滄桑的臉上滿是憂愁:“小哈密,那些怪物雖然蠢,可它們不會主動進入火焰,我們準備的燃料不太夠,還不能將它們完全燒死。”

哈密眺望著火牆對麵的骨海:“那這麼辦?等火停了,我們繼續敲它們的腦袋?”

夏爾老爹看了看周圍鬥誌高昂的少年,抿了抿乾枯的嘴唇,沉悶地道:“你們的生命更重要,我們等等就回去,回去重新帶燃料過來。”

“不要著急,我們早晚能將這些怪物殺光,我們會將家園重新清理出來的!”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