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又突破了?!’

演武場內,原本還安靜地坐在主席台上觀戰的杜龍猛然站起身,雙目放光地緊盯著擂台上的陰陽創世分身。

就算杜龍的多維創世分身成功突破達到永恒真神境界,卻依然還是被自己的陰陽創世分身給震撼到了。

通過陰陽創世分身所散發出來的強大氣息,這分明是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的境界!

曾幾何時,六到八階的大圓滿境界變得如此容易突破了嗎?!

要知道,他的這個陰陽創世分身,那可是曾經突破達到六階、七階大圓滿的存在。

現如今,這個陰陽創世分身再次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境,這如何不讓他這個永恒真神都為之震驚失色?!

杜龍永恒真神分身的異常表現,自然也落入主席台上眾多大能強者們的眼中。

這些來自各大勢力的掌舵者們,一個個心底暗暗感到有些驚訝的同時,也都滿臉驚愕地望向擂台上那個正在突破的身影。

萬眾矚目下,擂台上的陰陽太極八卦圖案猶如曇花一現般迅速綻放!

在那一瞬間,陰陽太極八卦圖案猶如活過來一般,任何的細微運轉軌跡都渾然天成。

陰陽太極八卦圖案就這樣看似緩慢,實際上卻瞬間出現在夜叉狄蜢的麵前,然後在他目瞪口呆地注視下,猶如磨盤從他身上碾壓過去。

在陰陽太極八卦圖案運轉的瞬間,周圍的時空彷彿都隨之發生改變,這也是狄蜢冇能作出任何反應的主要原因!

噗!

陰陽太極八卦圖案所過之處,狄蜢的肉身猶如鋼化玻璃一樣瞬間化為漫天碎片!

要知道,狄蜢那天生的甲殼利爪無比堅固,之前在大戰當中麵對各種神兵利器的轟擊也冇有破損。

可現在麵對大圓滿的陰陽太極八卦圖時,那幾乎堅不可摧的甲殼利爪當場碎裂成細小砂粒狀,足以看出大圓滿的陰陽太極八卦圖有多麼可怕!

正常情況下,杜龍對待那些幫助自己突破的對手時,通常都會手下留情讓對方主動認輸或者自己認輸也無妨。

然而,眼前這個夜叉狄蜢之前的惡劣表現,讓他心中有一股怒火需要發泄出來。

於是乎,當眾將狄蜢的肉身轟爆一事,也算是給予對方一個教訓了。

杜龍並冇有動用任何手段,來毀傷狄蜢的靈魂本源。

這樣做既是在遵守排位大賽的規則,同時也算是手下留情了。

眾目睽睽下,杜龍的身影出現在擂台另一側,就這樣默默地注視著散落一地的血肉碎片。

能夠看到那些血肉碎片正在迅速彙聚成形,隻不過讓他感到意外的卻是地麵上,那些化為碎片的細小甲殼全都冇有重新凝聚。

很快,夜叉狄蜢的身形就彙聚成形,在他身體表麵迅速凝聚出一層新嫩的甲殼。

“冇想到!”狄蜢迅速凝聚出一具全新的身體以後,這才聲音低沉而又沙啞地開口說道:“我居然會在參加一場八階排位比賽當中,就將自己耗費無儘歲月才生長出來的這一套堅硬甲殼給折扣在了此地!”

“萬般皆有可能!”杜龍淡淡一笑道:“怪隻怪你先前太無禮了,否則我也許並不會擊潰你的身體!”

“八階大圓滿?!”狄蜢對於他的答覆似乎並不感興趣,直接話鋒一轉道:“冇想到你竟然那麼輕鬆就突破達到這個境界?!”

“嗬嗬!”杜龍再次笑答道:“我也感覺有些意外,冇想到就這樣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的境界!”

“你很好!”狄蜢輕輕點頭,目光複雜地望著杜龍道:“能夠敗給八階大圓滿境界的對手,我也算是不枉此次特意趕來主聖城參加八階排位賽了!”

“你們夜叉一族的甲殼利爪之類的一旦破損以後,難道就無法直接將破損的碎片重新凝聚修複嗎?!”看到狄蜢變得比較好說話以後,杜龍忍不住將心底的疑惑詢問出來。

“嗯!”狄蜢點頭答道:“如果冇有出現類似今天這樣的意外,我們夜叉一族一生都不會蛻去舊甲殼,反之,那就隻能在長出新甲殼以後再慢慢等它變硬了!”

“慢慢變硬?!”杜龍有些好奇道:“難道要耗費跟從前一樣長的時間,來慢慢等待甲殼變得跟舊殼一樣堅硬?!”

“算是吧!”狄蜢搖頭歎息道:“在甲殼變得跟原先一樣堅硬以前,我恐怕隻能靜靜地呆在族中閉關修煉了!”

杜龍微微頷首,倒也冇有因為自己給予對手的傷害,而產生任何的愧疚情緒。

夜叉狄蜢既然自己無禮在先,那就要做好擔負起這個損失的準備,自己冇有趁機將他徹底滅殺就算是非常不錯的了。

“我現在很好奇你的真實身份!”狄蜢見杜龍不再開口說話,當即又主動開口說道:“好了!這場戰鬥你贏了!恭喜你成為八階排位大賽的冠軍!”

扔下這句話以後,狄蜢直接閃身飛離擂台,回到參賽選手休息區域療傷去了。

類似他這種肉身儘碎的傷害,就算能夠迅速修複那也需要一定的時間才行。

杜龍目送他離開以後,這才轉頭望向參賽選手休息區內的勒沃克,排位賽打到現在也就剩下他這個對手還冇有戰鬥過了。

“我願意主動認輸!”

在看到他望向自己以後,勒沃克當場露出一臉的苦澀笑容,然後毫不猶豫地大聲開口主動認輸了。

開什麼玩笑,那可是剛剛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同階無敵的存在,勒沃克可冇有當眾求虐的癖好!

對於勒沃克的主動認輸,杜龍心底一點都不覺得意外,直接朝對方微笑點頭算是迴應,這才轉身飛回參賽選手休息區去了。

能夠看到演武場邊上的排名錶上,杜龍的身份編號排名直接躍升到第一名!

隻不過現場觀眾就隻能看到一個編號數字,根本就不知道這個編號主人的真實身份與來曆。

‘恭喜洪武師兄!不僅成功奪得八階排位大賽的冠軍,更是在大賽當中成功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的境界!’

杜龍還冇回到休息區自己的座位,腦海中立馬就響起摩洛頓的神識傳音。

此時的摩洛頓也一早就結束所有戰鬥,並且坐到了參賽選手休息區內。

‘謝謝摩洛頓師弟!’杜龍立即傳音答覆道:‘不知師弟在排位大賽當中,將多少比例的理論感悟融入到實戰當中?!’

‘唉!’摩洛頓搖頭輕歎一聲道:‘讓師兄見笑了,我隻是把八成半左右的理論感悟,融入到實戰當中!’

‘嗯!’杜龍得到答案以後,立馬沉吟答道:‘那也已經很不錯的了,師弟接下來要繼續努力把所有理論感悟融入實戰當中!’

‘是!’摩洛頓恭敬答道:‘我隻恐怕。。。無法繼續參加下一輪的九階排位大賽了啊!’

‘嗬嗬!’杜龍笑著安慰道:‘既然有了武鬥場的生死挑戰條件,師弟應該能夠很快突破達到真正的八階巔峰極限!’

‘承洪武師兄吉言了!’摩洛頓眼睛微微一亮道:‘我一定會爭取儘快突破達到八階巔峰極限,屆時也許還有機會參加九階排位大賽也說不準!’

‘師弟加油!’

師兄弟二人的神識傳音交流很快就結束了,隻不過冷鋒和殷青衣的神識傳音又緊隨其後插了進來。

他們二人都是知道杜龍真實身份的存在,自然也在第一時間就向他表達祝賀,杜龍少不得又要跟二人傳音交流了片刻。

主席台上。

孟家大長老再次激動地走到台前,相對他而言最高光的時刻無比珍貴,自然要好好地珍惜這每一分每一秒的時間。

站在台前直接就是一通熱情洋溢的演講,許多人雖然聽得有些不耐煩,卻也要看在永恒真神‘孟濤’的麵子上,給予孟家這位大長老相應的禮遇。

一通長篇大論終於結束了,隨後再次進入了許多觀眾都挻喜歡的頒獎環節。

當然,觀眾們最關心的並非獎品,而是前十名參賽選手的真實身份。

還有就是想要看到這次的八階排位比賽裡麵,到底都會有哪些人能夠幸運地拜入永恒真神的門下!

在孟家大長老的邀請下,獲得前十名的參賽選手紛紛登台,其中自然也包括了杜龍這個八階排位大賽的冠軍。

前十名登台以後,孟家大長老開始從第十名開始揭露身份,然後讓主席台上的某些嘉賓幫忙頒獎。

在一個又一個不斷揭露真實身份的過程中,摩洛頓非常驚險地排在了第十名上,然後冷鋒第六名,殷青衣第五名。

第二名到第四名分彆是狄蜢、勒沃克還有卡洛塔,除了狄蜢是夜叉族人以外,另外二人都是武鬥場排名前二的選手。

時間就這樣來到了八階排位賽冠軍選手揭露真實身份的時刻。

而孟家大長老也請來杜龍的真神分身來為冠軍選手頒獎,同時也要開始從前十名選手當中挑選親傳弟子了。

萬眾矚目下,杜龍的陰陽創世分身終於顯露出洪武的容貌與靈魂氣息,在他顯露出這個身份的瞬間整個演武場都為之沸騰起來。

“天哪?!八階排位大賽的冠軍,竟然是永恒真神大人的親傳大弟子洪武?!”

“洪武不就是剛剛參加過七階排位大賽,並且獲得第五名的那個參賽選手嗎?!他不僅又參加了八階排位大賽,更是在大賽當中勇奪第一名的好成績,這也太妖孽了吧?!”

“是啊!這絕對是世所罕見的妖孽人物,當初在七階排位賽場上成功突破達到七階大圓滿,現在又突破達到八階大圓滿。。。”

“據可靠訊息顯示,洪武還曾經突破達到過六階大圓滿的境界,這是準備一路從六階大圓滿突破達到所有等階的大圓滿境界了嗎?!”

“怪不得能夠成為永恒真神大人的親傳弟子,敢情人家的這種修行天賦,一點都不比當年的永恒真神差多少呢!”

“。。。。。。”

演武場內,各種議論聲不絕於耳,幾乎所有人都在議論著杜龍的洪武身份。

直到此時,人們才驚愕地發現,敢情洪武的身份已經突破了三次大圓滿境界?!

包括主席台上杜龍的兩個不同分身這個當事人,其實也冇有搞懂自己的陰陽創世分身,為什麼能夠那麼輕鬆地突破一個又一個大圓滿境界。

實際上,之所以會發生這種情況,根源就在於他曾經在失落之塔內的冒險經曆!

當初他在失落之塔第六層空間內部,曾經又感悟了五行大道的特殊奧妙,並且還把它完整地感悟了一遍下來。

失落之塔,那可是疑似永恒神王大能遺留下來的至寶秘境。

在前麵五層分身收藏著五行特殊生命體,然後在第六層則是一處感悟修煉五行大道的秘境時空。

能夠被一位永恒神王大能強者珍藏的秘境,自然有著外人所不能理解的巨大作用。

杜龍的陰陽創世分身,走的是陰陽創世道路。

陰陽創世到了後期,本質上也需要五行大道做為根基,杜龍在失落之塔第六層的經曆等同於是再次打牢根基!

也正因為如此,他的陰陽創世分身才能夠在隨後的七階、八階接連突破達到大圓滿境!

而這個原因卻連杜龍這個當事人都不自知,倘若是在遠古文明還存在的歲月,自然會有師長之類的長輩告訴他真相。

可隨著遠古文明的破滅,後麵重新出現的修行文明,許多修士幾乎都是在瞎子摸象一樣修行。

常常都會置身於寶山當中,卻並不知道自己腳底下的山峰竟是一座寶山!

“勒沃克、殷青衣還有冷鋒!你們三人是否願意加入我的門下,成為我座下的第三、四、五大親傳弟子?!”

在億萬觀眾興奮的議論聲中,杜龍的聲音突然在所有人耳邊輕輕響起,聲音雖不大卻讓所有人都聽得一清二楚。

“我願意!”

被點到名字的三個人紛紛開口說出這三個字,至於冇被點到名字的前十名選手,則是都流露出無比失望的神色。

“弟子拜見師尊!”

在喊出我願意三個字以後,那三個人互相對視了一眼以後,當即毫不猶豫地朝杜龍跪下行拜師大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