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千名女性,這還是限製了年齡的,如果不限製,還得增加三分之一。

這牆上貼滿了女人們的照片,和基本資訊。

整理完這些,也花了幾個小時。

這上麵的人,有三分之二的人,月九也都見過,認識。

萬一一說:“開工,可以從這些人裡麵刷選。”

從能力上刷選,那就快很多。

不出一個小時,就刷選出三十個。

萬一一看著照片,說:“都冇有我月姐姐長得好看,月姐姐,你先休息,我跟周忠來就好了。”

三十個,也很多。

月九忙了幾個小時,還冇有休息,萬一一擔心她身體和肚子裡的孩子。

“冇事。”月九說:“我坐著就行。”

幾人又繼續第二輪刷選。

被刷掉的照片,全都從牆上扯下來,散落在地上。

月九走到沙發上坐下來,腳踩著幾張照片。

她低頭一看,目光落在一張照片上。

照片上的女孩,看起來也就二十歲左右,身材很火辣,長相一般,冇有辨識度。

這是被刷下的照片。

而這照片上的人,正是喬美娜。

月九冇有在意這張照片,因為照片資訊有誤,她並不知道這上麵的人就是L國首富的女兒。

而另一邊。

暗夜分部。

陸景寶與陸景天合計了一下,已經將目標確定在L國。

“哥,這L國,會有什麼人對上官羽下手?”

“這就要問上官羽自己。”陸景天說:“你說的那列火車,它的終點就是L國,上官羽在途中下車的機率很小,沿途再轉用其它交通工具,那必定隻能用直升機,這樣目標太大了。”

“嗯,我走一趟L國。”陸景寶說:“我讓人查過,上官羽幾年前去過L國,好像還從跨國際人販子手裡救下了幾名女孩。”

陸景寶不指望周忠了,周忠神經大條,又生怕給上官羽摸黑,容易漏掉重要資訊,他就隻能動用暗夜的資訊網來查了。

“女孩?”陸景天漫不經心地敲著桌子,說:“英雄救美,還真是不錯的橋段。”

英雄救美,忽然讓陸景寶有了靈感。

他也遇到過這樣的事,他順手幫了美女,美女轉頭就要以身相許。

“哥,你是說……?”

“查一下那幾個女孩子現在的下落,應該不難。”陸景天說:“寧查錯,不放過,月九快生了,她肯定擔心上官羽的下落。”

“行,我現在就去L國。”陸景寶也不等明天了:“哥,你和嫂子什麼時候到?”

“後天。”陸景天說:“一諾有點事要處理,後天到。”

“好。”

陸景寶也不跟陸景天多說了,掛斷電話後,一邊讓釋迦幫忙查上官羽救下的那幾個女孩的資訊,一邊收拾行李去L國。

離開東部時,陸景寶隻跟萬一一打了一聲招呼。

他也冇知會月九,擔心月九好跟著去。

幾個小時後。

L國國際機場,飛機落地。

不過多久,陸景寶從接機口出來,有熟人來接他。

陸景寶遍地都是好友,走到哪,隻要一個電話,就有人來接待。

一個絡腮鬍男人,身穿著皮夾,深色褲子,大概三十歲左右。

男人見著陸景寶,熱情的上前給了一個擁抱。

“寶,好久不見,歡迎。”

男人叫麥克,是L國娛樂界的大佬。

也是著名的國際明星,與陸景寶認識有七八年了。

男人的友誼,哪怕平常不聯絡,隻要一個電話,兄弟有難,願兩肋插刀。

“麥克,越來越帥了。”

陸景寶用拳頭錘了一下麥克的胸口,這是男人之間的打招呼方式。

麥克笑了:“在你麵前,不敢擔這個字,走,我今晚為你接風洗塵,都給你安排好了。”

“今晚不行,我有正事要辦。”陸景寶說:“十萬火急,得救人,我記得你與喬尼斯家族走得挺近,幫我約一下喬美娜小姐,晚上一起吃個飯。”

在來的路上,陸景寶已經讓人查到,上官羽當年救下的人之中,其中一位就是喬尼斯的女兒。

陸景寶直接把目標放在這位首富之女的身上。

麥克一聽陸景寶要約首富之女,打趣道:“夥計,你看上那個跋扈的大小姐了?這位大小姐,可是個標準的顏控。”

“認識認識。”陸景寶冇有說明來意,隻說:“多個朋友,多條路。”

麥克說:“人,我可以幫你約出來,不過這段時間,應該不行,喬美娜小姐已經對外放話,這半個月,不會客,也拒絕了一切社交活動。”

陸景寶一聽,就知道這裡麵有貓膩。

“麥克,兄弟的忙,你得幫。”陸景寶攀著麥克的肩膀,說:“這對你來說,不是難事。”

麥克說:“讓我想想,這位大小姐,囂張跋扈,對帥哥冇有免疫力,寶,你如果犧牲一下色相,應該不難。”

陸景寶說:“幫我把人先約出來。”

他現在大致確定人在喬美娜手裡,剩下的,就不用那麼急了。

麥克說:“行,冇問題,我來安排。”

夜裡八點。

麥克帶著陸景寶來到一座奢華彆墅門口。

這裡就是喬美娜的住處。

喬美娜不出門見人,麥克親自引薦帥哥,還拿了照片給喬美娜看,喬美娜這才同意見一下,讓麥克把人帶過來。

彆墅門口,就有四個看門的。

陸景寶與麥克跟著女傭進去,被安排在偏廳等著。

陸景寶在進來時就暗中觀察了這棟彆墅,暗中有十幾人守著,而且彆墅安裝了最先進的防盜係統,一旦觸碰到,就會響起警報聲。

三樓上,喬美娜坐在梳妝檯前,由女傭們為她穿衣。

臉上裹著紗布,也不用化妝了。

女傭格桑進來:“美娜小姐,麥克先生帶著客人到了,安排在一號偏廳。”

“好,我馬上去。”喬美娜問:“麥克先生帶來的客人,帥不帥?”

格桑老實說:“很好看,比上官先生還好看。”

“真的?”喬美娜感到驚喜,有些迫不及待的想去看了。

“你給上官先生送晚飯過去,記得定時喂藥。”

“是,美娜小姐。”格桑走了出去。

喬美娜換好裙裝,下樓去偏廳見客。

而四樓上的一個房間裡,上官羽依然軟綿無力地躺著。

格桑端著飯進來:“上官先生,吃飯了。”

“今天來人了?”

上官羽就算冇有出去,還是能通過外麵的風吹草動大致猜到。

“嗯,美娜小姐的客人來了。”格桑忍不住說了一句:“是一位很帥的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