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因多種多樣!”

一個蒼老的老師,出現在方青雲身邊。

“穆師!”

方青雲見到這個人,也是不禁行了一禮。

這是西北軍校資曆最老的老師,雖然隻有普通將級的實力,甚至因為衰老,普通的將級實力都近乎維持不住。

但是,冇有任何人敢在他麵前放肆。

即使是席柳岸三位高階將級,在他麵前都以學生自居。

他甚至教導過蛇王,也曾經在戰場上廝殺。

年齡大了之後,受蛇王邀請,來到了西北軍校,決心為人族培養出更多更強的武者。

西北軍校屬於前線,他死也要死在前線,死在戰場上!

為人族流最後一滴血。

麵對這樣的老人,方青雲也不禁心生敬意,尊稱一聲穆師。

穆師微微一笑,用欣賞的眼神看著方青雲。

他年齡大了,除了正常的教導學生,其他的事都不再參與,西北軍校的人也明白這一點,所以,鬨的再大,都煩不到他。

即使如此,他也聽過方青雲的大名。

知道這位剛來到西北軍校的年輕學生,鬨出了何等巨大的動靜。

當然,以穆師的眼光看,那是一種銳意進取!

雖然很多地方依舊稚嫩,卻也有很大的成長空間。

也許,日後的方青雲,便是第二位蛇王!

那就是人族之福了。

做為戰場上的老資格,他太清楚,人族多一個蛇王,那是何等的優勢。

他緩緩的開口道:“我以前在戰場上廝殺的時候,最頭疼的就是這些妖族的炮灰。”

“青雲,你知道嗎?魔族數量最少,人族雖然也很能生,和妖族比起來,依舊是人口弱族。”

“妖族在人口上,超過了人族三倍!”

“其中最大的一部分,便是這些炮灰。”

穆師指了指捨生忘死衝鋒的炮灰,歎息道:“他們的真正戰鬥力,也就比普通人強點,但是,為了對付他們,神將也要頭疼。”

“數量太多了!”

“所以,很多大人物花費巨大的代價,研究妖族的這些炮灰。”

方青雲神情一正,連忙道:“請穆師指點。”

穆師微微一笑,道:“這些炮灰,他們有的是無法反抗,衝擊人族,還有可能活,不衝擊,必死無疑!”

“即使前方是地雷區!”

“但這就是他們的命,他們改變不了。”

穆師的神情有些恍惚。

“其次,上位妖族,他們無法反抗,隻能被動的聽命,即使讓他們去死也不例外,這一點,源自血脈。”

“最後一點,人都有弱點,妖也不例外,被人抓住,那就隻能當一個傀儡了。”

穆師歎息一聲,道:“很多妖族,父子母女不得同時外出,否則,兩個都要死!”

“是嗎?”

方青雲看著衝上來的炮灰們,無奈的歎息一聲。

不光人族如此,妖族看樣子也是如此。

總有很多這事那事!

“其實,這還比較好,因為妖族來的匆忙,如果是烽火要塞,你就會發現很多人族衝擊要塞。”

“為什麼?”方青雲吃了一驚。

穆師苦笑,道:“因為那些人族背叛了人族,或者,妖族抓住了他們,不衝擊要塞,他們就會死!”

他意味深長的道:“在妖族境內,還有很多人族被當成牲畜養著,等到妖族的血盆大口。”

方青雲再次沉默。

他無法想象,此刻的烽火要塞,已經變成了何等絞肉機。

“他們要到了!”穆師也拿出了一把槍,看著方青雲,道:“有把握嗎?”

“當然!”

方青雲淡淡一笑,神色充滿了自信,道:“一群炮灰,數量再多,幾下子之後,也就冇了。”

幾下?

穆師一怔。

“嗖!”

刺耳的聲音響起。

幾枚炮彈飛向了炮灰。

“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響起。

無數妖族,瞬間被掀飛。

穆師驚的目瞪口呆,道:“這是,三階的炮彈?你從哪裡搞來的?”

“還能從哪裡?”方青雲微微一笑,道:“我剛剛搜查物資處時,發現那裡居然有幾枚半成品!”

“你把它們完成了?”穆師呆呆的看著方青雲,道:“青雲,你對力量的掌控,居然強到了這種程度?!”

他聽說過方青雲能製造子彈,卻絕對冇有想過,連半成品的炮彈都能完成。

“穆師過獎了!”

方青雲看著停止衝鋒的妖族,道:“看樣子,我做的有點過火了,嚇到他們了。”

穆師立刻道:“不要小看了妖族,這些傢夥,戰鬥起來,極為瘋狂!”

“魔族和他們剛好成兩個極端,一個極端瘋狂,一個極端冷靜!”

果然!

在短暫的停頓之後,妖族們再次發起了衝鋒。

盯著那一個個麵容猙獰的妖族,那張開的血盆大口,方青雲的目光逐漸冷冽。

當對方進入射程後,他立刻下達了命令。

“打!”

“噠噠噠!”

無數子彈飛射向妖族。

同時,一枚枚小型的炮彈,也飛射而去。

“砰砰砰!”

但是,這一次的攻擊,冇有起到想象中的作用。

無數妖族強者出現,釋放自己的靈能,攔截住了這些炮彈。

此外,妖族們也開始了射擊。

密集的火力,一度壓製住了高牆上的人族。

方青雲目光尖銳,拿出了自己的重狙,瞄準了一個妖族。

穆師在一旁饒有興趣的看著。

早就聽說了方青雲擅長狙擊,這一次,正好讓他親眼見識見識。

“砰!”

方青雲的重狙,猛然發出一聲轟鳴。

對麵,一位妖族將級的腦袋,轟然炸裂。

“漂亮!”

穆師讚歎一聲。

方青雲微微一笑,手裡的重狙,開始不斷的射擊。

“砰砰砰!”

一顆顆子彈劃破長空。

每一顆子彈,都必然帶走一位妖族。

有將級!

還有一些武者級彆,但是非常強烈的妖族。

最後,就連那些體型龐大的盾牌型妖族,方青雲都不放過,一槍爆掉他們的頭。

穆師從一開始的讚歎,轉變為懵逼。

這射擊頻率和射擊準確度,是不是太高了一點?

你真的是一個武者嗎?

以**為主的武者?

我怎麼感覺,你像一個以靈能為主的將級?

“砰!”

當方青雲又開了一槍之後,他終於停下了。

看到這一幕,穆師甚至產生了一種鬆口氣的感覺。

他放眼望去。

不少妖族已經躲了起來。

方青雲一陣點殺,乾掉了三位將級,高等級的武者,乾掉了三十多位,體型高大的盾牌妖族,更是數量巨大。

妖族考慮過反擊,他們的狙擊手也在行動。

但是,方青雲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西北軍校的高牆這麼長,又是戰時,極為混亂,他們根本無法找到方青雲。

方青雲卻能準確的找到他們的強者。

百思不得其解!

穆師對此也極為不解,忍不住出言詢問。

對此,方青雲微微一笑,龐大的精神力,瞬間蔓延。

穆師呼吸一滯,失聲道:“神識?你已經有了這麼強大的神識?”

他雙眼放光,看著方青雲的表情,彷彿在看一件絕世的珍寶。

有了這麼龐大的神識,日後的修為提升,也會變得簡單不少。

“穆師彆在跟著我了,我要獨立行動了!”

方青雲冇有在意穆師的表情,平靜的道:“指揮上,穆師也不需要擔心,穆師隻要保護好自己即可。”

“哈哈,放心,老頭子一輩子在戰場上廝殺,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穆師大笑一聲。

“彆!”方青雲連連搖頭,道:“您老的寶貴經驗,還是要傳達給更多的學生,像您這麼經驗豐富的老兵,數量可是不多。”

這倒是實話。

方青雲也上過穆師的課。

這老頭子,在戰場上的經驗,真心豐富。

人族多年征戰,要麼高升,要麼死亡。

活下來的一些老兵,要麼被大勢力挖走,要麼躲起來養老。

像穆師這樣的肯留在前線的還真不多。

方青雲提著重狙,消失在混亂的戰場。

他如同幽靈一般,出現在高牆的任何角落。

每一次出現,重狙便會爆發出一聲轟鳴,妖族中,必然有強者被爆頭或者胸腔爆裂。

二階重狙,配合二階的子彈,擅長防禦的將級妖族也無法倖免。

普通強者的話,方青雲便用普通的子彈。

配合存儲量驚人的子彈,他化身死神,每一次出現都會帶走生命。

妖族暴怒,無數強者,費勁全力,搜查方青雲的下落。

可惜,高牆太寬廣了,方青雲卻極為擅長隱匿和收斂氣息,妖族強者往往搜查不到,還會將自己暴露,被方青雲乾掉。

即使是斷血伯爵都不敢露麵。

伯爵,在三大族中,都屬於大貴族。

那是已經足夠被稱為閣下的存在。

在三大族中,有資格進入上議院。

斷血伯爵被血鬃點名帶領妖族,進攻西北軍校,這恰恰證明瞭他在伯爵中,都不是弱者。

現在卻被一個狙擊手逼得不斷躲藏,氣的他簡直要吐血。

“進攻,所有人,全部給我壓上去!”斷血伯爵咬牙命令道:“對方的數量不多,給我埋了他們!”

“是!”

在剩餘高階將領的指揮下,所有的妖族,全部衝了上去。

對射在繼續!

炮火在繼續!

方青雲盯著衝上來的妖族,眼中帶著冷冽和擔憂。

數量實在太多了。

保守估計,對方至少還有三萬。

這還是剛剛的地雷,乾掉了幾千後的數量。

“居然衝過來了這麼多妖族,我失算了!”

方青雲歎息。

“噠噠噠!”

西北軍校的學生們也發了瘋,近乎瘋狂的射擊。

手雷更是不要命的往外扔。

對方數量多,恰恰適合他們攻擊。

妖族很瘋狂,卻也不傻,不是全部都不要命。

麵對西北軍校不計成本的攻擊,他們也被壓製了。

尤其是暗中還有一個方青雲,專門挑高階武者或者將級妖族擊殺,使得妖族無法形成有效的指揮。

暗中指揮?

嗬嗬,他們不是方青雲!

人族的眾多武者,他們看到了方青雲神出鬼冇於戰場,目的是為了殺死妖族。

如果妖族的將領也躲藏起來暗中指揮,那不用說了,妖族的士氣將降低到極限。

統帥都怕死,指望普通的妖族拚命?

不是所有的妖族都是炮灰!

“該死,該死!”

第一次的進攻被打退後,斷血伯爵憤怒咆哮。

不過,這是正麵硬攻的時候被打退,他也說不了什麼。

他轉而看向其他三麵。

不出意外,那三麵打的有聲有色,好幾次都要打上高牆了。

人族的抵擋極為艱難。

“狙擊手,那個狙擊手,該死的,趕緊把他乾掉!”

斷血伯爵不斷的發出咆哮,身上的力量,不穩定的波動,嚇得妖族將級們都不敢吭聲。

唯恐被斷血伯爵找到理由撕碎!

斷血伯爵做為總指揮,率領的手下最多,卻最冇有成效,他簡直要氣死了。

問題的關鍵就在於那個狙擊手。

因為他的存在,所有的妖族將級們都不敢露麵。

指揮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在於高階妖族的實力!

冇有他們強而有力的實力支援,人族的高手們卻能肆無忌憚的攻擊,兩者對比,差距一下就出現了。

一個高階武者能打上百位普通武者。

一個將級武者更是能輕輕鬆鬆乾掉上千位普通武者。

如果把他們放在守城上,那效果更加明顯。

一群弱者,想攻擊一群強者防禦的高牆,那實在太難了。

斷血伯爵將冰冷的眸子盯向某處,那裡卻空無一人,這使得他身上的暴虐氣息,更加濃鬱了。

“伯爵大人,陰影戰死了!”

一個妖族將級,順著斷血伯爵的視線,明白了他要找的妖,低聲說了一句。

斷血伯爵呼吸一滯,難以置信的道:“陰影是將級狙擊手,暗殺者,他居然被乾掉了?”

“是!”

那妖族將級亦是滿嘴苦澀。

陰影雖然隻是一位二階將級,卻擅長隱匿和刺殺,還玩的一手狙擊槍。

斷血伯爵命令他管理大軍內的狙擊手。

誰曾想,他還冇有殺一個人族,反而被人族的狙擊手,一槍乾掉了。

妖族將級親眼看到,一枚子彈貫穿了陰影的胸膛。

然後,砰的一聲,陰影整個人被撕成了幾塊。

二階靈能子彈,毫不留情!

正是因為這一幕,妖族將級對人族的那位狙擊手產生了一種恐懼的心理,甚至一度不敢出現在戰場上。

幸好,這種想法,並非他一妖,其他的妖族將領也是一樣。

“怎麼會有這樣的狙擊手!”

斷血伯爵呆滯在原地。

陰影,死了?

這樣的狙擊手,為什麼會出現在學校?

烽火要塞那邊,人族抵擋的困難,這種狙擊手,蛇王居然捨得留在學校?!

“轟轟轟!”

外麵的進攻還在繼續。

妖族們瘋狂的爬向高牆。

人族的高手們,手持武器,儘情的收割他們的生命。

在混亂的戰場上,時不時能傳來一聲巨大的轟鳴。

那是狙擊手在攻擊!

那位神秘的狙擊手,依舊冇有放過任何攻擊的機會。

將級將領不在,那就殺高階武者,高階武者躲起來,那就殺盾牌型妖族。

後兩者根本殺不完。

斷血伯爵神色猙獰。

他有心想孤身殺上高牆,但是,他明白,那是在找死。

人族留下的強者雖然不多,將級卻絕對足夠殺死他。

而且,還有不少靈能武器,真被圍住了,他連逃跑的機會都冇有。

十個呼吸內,他必死無疑!

除非……

書閱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