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事?”桑黎道。

納蘭夢道:“我這人不喜歡欠人人情,今天楚國的賢王救了我,我得把這人情還給他。金銀財寶他不需要,綾羅綢緞他也看不上,這樣,你幫留意一下,看這賢王最近可有棘手之事。如果咱們能幫的,就幫他一把,算是還他的救命之恩!”

“是,郡主。”桑黎道。

-

瑤山軍營

今日一大早,雲若月就收到了一封信。

這信是一名小兵拿給她的,她打開一看,發現信封上寫著“請帖”兩個字,落款人是王老爺。

王老爺?

雲若月想起來了,這個王老爺不是上次得人頭瘡差點死了,被她救活的那個王老爺嗎?

王老爺專門派人給她遞帖子,是要請她去乾什麼?

她趕緊打開信封,看到裡麵有兩張請帖,她微微一怔。

正愣神間,楊飛跑了進來,“神醫,六公主和風將軍要去庸城看冰嬉表演,我也想去,你要不要和我一起去?”

“冰嬉表演,是滑冰活動嗎?”雲若月問。

楊飛點頭,“是,這個表演很好看的,你要不要也去看看?”

“去看錶演的人多嗎?”雲若月問。

“多,那現場人山人海,絕對熱鬨。聽說這表演是庸城有名的富戶王老爺舉辦的,王老爺邀請了很多達官貴人、豪紳富戶去觀看錶演,到時候現場一定會很熱鬨,咱們可彆錯過!”楊飛道。

雲若月一怔,這麼多人去,那她也要去看看,看人群裡有冇有楚玄辰。

想到這裡,她點頭道:“好,那我和你一起去。”

-

等楊飛和雲若月走到軍營門口時,兩人便看到風沁和楚玄辰也在那裡,他們似乎也準備出發。

遠遠的,楚玄辰就看到雲若月走了過來,一看到她,他趕緊轉過臉去,假裝冇看到她。

他必須要控製住自己。

看到雲若月和楊飛走過來,風沁心裡有些不舒服。

她冷聲道:“楊飛,你們要去哪裡?”

“公主,你不是要帶將軍去看冰嬉表演嗎?我和神醫也想去見識一下,你能不能帶我們一起去?”楊飛摸了摸頭,討好的笑道。

聽到這話,風沁的臉色瞬間陰沉下來。

她本來是想和風瑾單獨去看,才特地冇叫楊飛。

冇想到楊飛不僅來了,還把這小白臉也帶了過來。

一看到這小白臉,她心裡就騰昇起一股危機感。

她總覺得有這小白臉在,風瑾的目光都在小白臉身上,根本冇她這個六公主。

她冷聲道:“不可以,本公主隻有兩張請帖,隻能我和風將軍去,你們去不了!”

“可是公主,你以前去庸城玩都會帶上我的。而且您是公主,您去看錶演是給王老爺麵子,他又豈敢問你要帖子!公主,我好想看冰嬉表演,你就發發慈悲,帶我和神醫一起去吧!”楊飛可憐巴巴的哀求道。

風沁冷聲,“楊飛,你跟我們去可以,但是雲離不能去!”

她去看錶演的確不需要帖子,她帶多少人都可以。

她隻是找個藉口,不想讓雲離一起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