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慈瑞對其進行了軍事化管理,他將自己從前的想法一點一點的全部實踐出來。

按照節奏不斷的這些軍隊,慢慢的就真正成為鐵甲騎士。

朱慈瑞甚至還專門找了一些鐵馬必被,精確到每一個戰士,從頭到腳讓他們武裝起來,遠遠看過來就像是一群鋼鐵騎士騎著馬架了過來。

讓人不寒而栗,而朱慈瑞不僅在軍隊方麵如此狠厲,他在國家之中也進行了開放思想。

並且朱慈瑞還加速了商業的改革,很快整個商業繁榮興盛。

而不久之後,朱慈瑞稱帝幾載。

頓時國強民眾,因為朱慈瑞之前尋找的一些土豆紅薯。

“陛下,我們是否開啟西行之路。”

朱慈瑞略微點頭看著已經建造出來的船,他將其進行改造。

“出發。”

餘下多年民眾完全不需要朱慈瑞親自接濟,至於他們自己就能形成。

朱慈瑞陛下從東方一直沿路走,順勢證明瞭他從前的說法。

“陛下您說的對,這天方地圓卻是錯的!”

朱慈瑞一一的將從前那些原本的想法全部推翻,甚至直接建立了女子也可以經商學業。

而朱慈瑞也推出了京星一代的學院。

“女子學院怎麼樣?”

這女子學校由朱慈瑞親自鑒定,建立女子學校。

而朱慈瑞由此甚至建立了第一代丞相,女丞相上劍。

朱慈瑞所留下的傳說讓後世無數人景仰。

某一天朱慈瑞已經成為十分耀眼的存在,他看著如今的成就輕輕的笑。

“恭喜宿主達成千古帝王。”

朱慈瑞問了一下這個成績他從來都冇有想到的,隻是冇想過,會如此之快。

他瞅了瞅底下男女攀砸的丞相,如今並不是朱慈瑞一個國家,附近還有其他小國攀岩於他們。

而甚至有一些不斷想要起鬨,讓朱慈瑞高高在上。

“若是不能一直上前,那些國家總有一天會慢慢變大,若是將眼前的安逸一直沉溺享受下去,若某一日必將會將我們吞噬。”

30年之後,朱慈瑞將地位退給了自己的太子。

40年之後,太子未能。如朱慈瑞一般耀眼,但仍是兢兢業業。

50年之後,朱慈瑞依舊在此方世界之中慢慢悠悠,他將帝位傳承下去之後,就帶著自己的鶯鶯燕燕去了天地間。

在天地間一番吃吃喝喝,最後歸隱於一方山脈之中。

而太子依舊兢兢業業幾年之後,他也有了自己的孩子,當孩子成年之後,順利讓其子成就地位。

甚至在未來也成就了一番女帝稱相佳話,或許因為女人能理解女人,女人能保護女人。

而在此方世界之中,一夫一妻製也將其順利的傳承下去,對於離婚製,他們也能更加和諧。

此番達成了夜晚不用鎖門,屋內全部安寢。

而朱慈瑞終於看得此方世界一直和睦之時,慢慢的閉上了眼睛。

係統在他離開這個世界的時候突然回來了。

“宿主,好久不見!”

而此時的朱慈瑞已經老了,他拱著老態的背的睜開了眼,最後安詳的閉上了眼。

而係統卻突然化成了一道光,接著朱慈瑞的靈魂將其合併爲一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