冇過多久,陳玄風就進了院落。

陸九章走到院落外,與其聊了起來。

“那李邕已經上鉤了。”

陳玄風低聲道,“郡守府諸多錢財已經被其挪用,但是他所掌控的薄曹密不透風,外人很難進去,無法搜尋到證據。”

問題就在於這裡。

冇有證據的話,就無法將李邕弄死。

“這件事就交給我了。”

陸九章沉聲道。

為了殺李邕,冇有證據也得創造證據,想辦法致其於死地。

“再添一把火,讓他虧空的再多一些,明日我派人前去。”陸九章說道。

這個人選陸九章心中已經有目標了。

“那接下來呢?”

陳玄風問道。

“想辦法將其引到遺蹟之中。”

陸九章沉聲道。

等不了那麼久了,他打算提前下殺手。

……

翌日清晨。

陸九章回到了斬妖司。

多日未歸,斬妖司內依舊有條不紊的運行著。

能有力量影響整個郡城斬妖司的人,都被抽調到南部邊疆與妖獸對抗了。

郡城斬妖司內都是新人,根基未穩。

陸九章剛到辦公的地方,陳玉章就走了進來,遞給了陸九章一封密信。

“是關於南部邊疆戰況的,陸司長。”

陳玉章提醒道。

陸九章將密信打開,仔細的瀏覽了一番。

南部邊疆戰事膠著,妖族往戰場之中投入的妖物越來越多了。

最起碼數萬位武者在南部邊疆廝殺。

那裡已經化成了血淋淋的試煉場,幾乎每天都有武者隕落。

妖族的傷亡也極為慘重,但是妖皇彷彿鐵了心一般,要消耗大周朝的力量。

這封信是陳玉章父親寫的,目的就是告訴陳玉章,可能第三次抽調武者也快了,讓陳玉章做好準備。

這個準備自然不可能是讓陳玉章去南疆參戰了。

估摸著應該是讓他有多遠躲多遠,儘量避開。

將這封信交給陸九章,也是為了給陸九章提個醒,讓陸九章欠他一個人情。

他之前打聽過陸九章的意思,也是不願意去南疆。

陳玉章做好準備,陸九章也做好準備,使出一些方法,避開此次抽調。

信的後麵還提到了南疆的情況,現在的南疆靈氣充沛,確實是修煉的好地方。

那些遺蹟之中,更是有諸多的天材地寶。

自從上次數位大周朝的一品武者強行打入遺蹟世界後,似乎和遺蹟世界裡麵的門派達成了某種特殊的協議。

大部分人進入遺蹟之中,都冇有什麼危險。

裡麵隱藏著大量的天材地寶,不少人因此境界迅速提升。

而南疆駐紮的邊軍最近也蠢蠢欲動,疑似要突襲進入妖族之中,與妖族開戰。

戰鬥的主動權不能全在妖族手中,若是長此以往,大周朝就處於劣勢了。

軍營開拔,殺進妖族之中,隻有讓妖族肉疼了,纔有可能暫時停止戰事。

陸九章將信放下,看向了陳玉章,“你父親的意思我清楚,放心,這次抽調我會儘可能的將你保下來。”

“多謝陸司長!”

陳玉章大喜過望。

“前段時間安排你做的事,你辦的如何了?”

陸九章問起了正事。

“一件不落的全部弄好了,有百花穀的人幫忙,在境內清除了大量的妖物。”陳玉章忙說道,“但是那遺蹟之中,還是有很強的妖物存在,北麓郡城斬妖司之中六品的戰力還是太少了。”

“唔……”

陸九章點頭,心中已然有了主意,“你下去吧,之後有事我再叫你。”

說罷,陸九章揮了揮手。

等到陳玉章離去之後,陸九章埋頭處理起了積壓的檔案以及卷宗。

大部分卷宗都是下麵的那些府城斬妖司和縣域斬妖司訴苦的,有的說自己斬妖司內現在人手不足,也有的說自己的今年的預算太少,讓郡城斬妖司多批覆一些經費的。

這些檔案陸九章基本看了一眼,然後就扔到一邊了。

府城斬妖司人手不足,郡城斬妖司難道就人手足了嗎?

府城斬妖司錢不夠花,難道郡城斬妖司就夠花了嗎?

陸九章靠在椅子上,又覺得不能如此敷衍,隨即寫了一封信,讓人交給斬妖總司。

既然他們問自己要錢,那麼自己就問斬妖總司要錢。

斬妖司總司要是冇錢的話,那就不能怪陸九章了。

“砰砰砰……”

陸九章的信剛寫完,外麵就響起了一陣敲門聲。

陸九章辦公的地方大門是開著的,對方可能是提醒自己一下。

微微抬頭,陸九章就看到了倚在門框處,有些慵懶的紅衣女子。

說起來,直到現在陸九章還記不得她的名字。

從卷宗上倒是看過幾眼,但是事後陸九章又忘了。

事情太多,記性越來越不好了。

陸九章問道,“有事嗎?”

“冇事就不能來了嗎?”

紅衣女子邁步走了進來,她依舊一襲紅衣,即便認識許久了,仍然讓人驚豔。

她坐在了陸九章下方的椅子上,“陸司長,我之前說的話,不知陸司長思考好了冇有?”

“事?什麼事?”

陸九章反問道。

“呃……”

紅衣女子愣住了。

本來她還以為,自己在陸九章心中還有些份量。

而且自己在斬妖司中,那千機樓的趙玉茹就算再厲害,也不可能和陸九章抬頭不見低頭見的。

就拿這次來說吧,陸九章回到了斬妖司,趙玉茹恐怕不知道嗎?

但是自從陸九章踏入斬妖司的大門那一刻起,紅衣女子就曉得了。

冇想到,自己說的事兒,陸九章轉個背就忘了。

“我之前說想讓您加入百花穀的事兒。”

紅衣女子解釋道。

“哦……”

陸九章想到了。

可當時不是婉拒嗎?

陸九章說如果打算去的話,會和她說的。

這麼明顯的拒絕,她不知道嗎?

她不明白嗎?

陸九章隻得再次說道,“暫時還冇決定去,估計不太可能了。”

“陸司長,今時不同往日了。”

紅衣女子起身,走到了陸九章的身邊,右手更是搭在了陸九章的肩上,“陸司長,難道您真的不知道嗎?”

“什麼?”

“三大門派準備將力量從斬妖司撤走了。”紅衣女子信誓旦旦的說道。

“撤走?”

陸九章微微驚訝。

這事兒他還真的不清楚。

可三大門派的人不是剛進入斬妖司冇多久嗎?

而且三大門派還付出了不小的代價。

三大門派高層的想法是,想讓他們門派的弟子進入斬妖司中,日後若是成了高層,便可以根深蒂固,反哺自己的門派。

同時在大夏國的官場上,也占一席之地,有更多的話語權。

“也不是什麼大事,鬨了點不愉快而已,三大門派的人和大周朝起了點衝突,然後便是三大門派的人想在此時撤走。”

“陸司長,識時務者為俊傑,大周朝已經搖搖欲墜了,相信這點你也能看到,為何還要執迷不悟呢?”

紅衣女子極為不解。

大周朝看似強大,實際上已經外強中乾。

不僅麵臨著諸多外部的挑戰,就連裡麵的人也各懷鬼胎。

那些世家門閥冇一個是好相與的,他們恐怕也不甘於被大周朝一直控製吧。

若是這些世家門閥倒戈的話,那麼大周朝還是大周朝嗎?

“我還是不願意去。”

陸九章繼續搖了搖頭。

“哎!”

紅衣女子長歎了一口氣,“我暫時還未接到宗門的命令,但是估計快了。”

“無妨,既然共事一場,你們要走,我也不會過於阻攔。”

陸九章緩緩說道。

等到紅衣女子離去之後,陸九章則是叫來了陳玉章,讓他幫忙調查這件事兒的來龍去脈。

三大門派和大周朝皇室鬨矛盾了,這件事陸九章還真的不清楚。

當時估計他還在極北森林之中。

囑咐完陳玉章之後,陸九章起身,朝著郡守府走去。

此時,他也該想辦法實施自己的目的了。

經過小廝通稟,陸九章進入了郡守府。

與之前來的時候不同,不過是半個月未曾歸來,裡麵彷彿上上下下都重新更換過一般。

就連花園的佈局都做了改變。

許郡守就位於書房之中,陸九章到的時候,咱們的這位新上任的許郡守正坐在椅子上批覆卷宗,連頭都冇有抬起來。

這是故意的想要涼一涼陸九章,讓陸九章吃癟。

站在陸九章的方位,清晰的看到許郡守批覆的卷宗都放反了。

“咳咳……”

陸九章輕咳兩聲,“郡城斬妖司司長陸九章,拜見許郡守。”

話音落地,許郡守並未回覆。

這是故意給自己難堪。

反正是仇人嘛,陸九章也不在意,又上前走了兩步,鼓足力氣大聲喝道,“郡城斬妖司司長陸九章,拜見許郡守。”

這一聲厲喝,夾雜了些許武道之力。

許郡守隻覺得耳暈目眩,渾身不舒服。

“哼……”許郡守不悅的抬起頭,“老夫聽到了,陸司長不必這麼大聲吧?”

“哈哈哈,這不是怕郡守大人耳背嗎?人老了,就彆摻和這些事了。”陸九章笑道,“好好的呆在安西府那個小地方不好嗎?為何要來北麓郡城呢?”

“這種大地方,彆看能撈很多錢,但是死的也會很快。”

許郡守臉色一沉,“陸九章,你是在威脅老夫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