週日,晚間.張偉來過一次的聯排彆墅區內.

一輛稍顯破舊的小轎車,正停在路口的陰影處.

張偉和夏千月二人,此刻正坐在正副駕駛位上,仔細觀察著前麵的彆墅.

這輛車,是夏千月父親的老車,挑選這輛車也是因為怕對手跟蹤自己一行人,所以張偉特意向嶽父借了車.

"張偉,我懂你向我爸借車的目的,但你真的確定,有人會對付葉小姐和她爸爸?"

他們目前盯著的,正是女網紅葉小姐的家.

當然了,那女網紅最讓張偉在意的身份,還是武人傑的女人.

而張偉傳喚她的目的,自然是知曉她可能知道些什麽,不過這一想法遭到了任行舟的阻止.

所幸,張偉還有備選人物,葉小姐的爹作為證人被傳喚成功了.也正是因為這一手,張偉斷定,有人要憋不住了.

"廢話,今天我殺了他們一個措手不及,如果我是他們,就絕對不會允許意外發生."

張偉說著,一臉自信.

如果是其他人,他不好猜測對方的行為,但武家人可不同.

或者說,作為東方都的大勢力,無論是武家還是林家,亦或者是章家在內,他們都有改變證人想法的手段和能力.

五大家族的人,怎麼可能任憑區區一個證人,就坐以待斃呢?他們有人有錢,還有足夠的下屬幫他們行動.

完全可以在庭審前一天,讓人去警告一下,或者直接對證人抹脖子.總而言之,讓證人無法出庭的辦法,那可就多了去了.

而今天,被張偉殺了一個措手不及後,他們要是不做點什麽,豈不是愧對了五大家族的名聲和資源.

所以,張偉料定,今天晚上這位網民叫做"健身貓貓"的女生,還有她爹都會遭到意外.

現在唯一的猜測,可能就是武家打算用什麽手段了.是警告呢,還是威脅呢,亦或者是最壞的可能性.

有句話說得好,你代入一下,代入到武家的視野中去.

武元宗為了武人傑的案子,辛辛苦苦忙前忙後,不僅花費巨資請了金城的精英律師團隊,還請章天龍牽線搭橋,聯絡了莫莫吉這位古象國外交官.

動用的人力物力和財力,甚至是人情債都不少.

耗費這麼大,關鍵時刻,他又豈會讓一個幾乎不重要的證人破壞了自己的努力?

為了挽救武人傑,他一定是什麽都做得出來.

請人來"處理"一下葉家的人,顯然是非常又可能的事."憨憨,等好吧,武元宗和林向天派的人一定會到!"

"嗷~"

張偉和夏千月,就在車裡等待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盯著前麵的聯排彆墅.

今天晚上,他們就兩個人行動,但也足夠了.

對於擁有夏千月這樣恐怖戰鬥力的張偉一方來說,任何敵人都無所畏懼.

我有憨憨,你們有什麽?時間就在二人的等待中,悄然而過.今天晚上,月明星稀.

10月份的東方都,已是秋風蕭瑟,即將邁步進入嚴冬.

突然間,一陣冷風吹拂而過,天上的月亮不知道為何,藏於黑雲之內.

"真是好一幅月黑風高殺人夜啊!"張偉忍不住發出感慨,但隨後其眉頭一皺.

"有殺氣!"一旁的夏千月同樣皺眉,並且一指某個方向.她就要行動,但卻被張偉一把按住."我們不行動嗎?""當然要行動了,可現在還不到行動的時候!"

張偉說著,看向前方的聯排彆墅,目露冷笑.這世界上,什麽債最難還?人情債最難還!

什麽恩情最重?救命之恩最重!

如果今天,張偉二人隻是在彆墅外麵打跑了敵人,葉家人壓根就不知道張偉二人的所作所為,那麼有什麽意義呢?

張偉要的是什麽,是讓葉家人出庭作證,讓他們感覺到自己受到了威脅.

隻有在受到威脅的時候,張偉一方救了他們,他們纔會乖乖聽話.所以,現在還不到時候.

隻有等葉家人被逼入絕境,張偉的救援纔有意義,纔有價值,才能夠讓葉家的兩人明白,到底正義是站在哪一邊的.

"等著吧,我們等了這麼久,也不差這幾分鐘……"

二人冇有貿然行動,而是繼續潛伏起來,等待最完美的時機入場.同一時間,聯排彆墅附近.雙煞到了.

他們是兩個人,夫妻檔,曾經是國外讓人聞風喪膽的"專業人士",不過自從"退休"後,他們已經十幾年冇出手了.

冇辦法,專業人士也需要吃飯的嘛,也需要養家的嘛.

在國外拚死拚活,冒著槍林彈雨和生命危險去暗殺目標,行動完成了也隻能賺到一點傭金,這就是雙煞曾經的生活.

他們年輕的時候,那可是什麽單子都敢接,什麽人都敢搞.

武裝勢力的首腦,涉黑幫派的老大,甚至是某些小國的領導人,他們都敢殺!

但後來,夫妻倆發現,自己的付出與收入不成正比.

而且他們這一行,職業生涯很短,並且風險很大,隻要一個任務之中出了差錯,就可能萬劫不複.

所以,到了快40歲,夫妻倆在一次任務中險些失手後,他們終於明白,自己在這一行快要到頭了.

如果再繼續乾這一行,他們也許會丟了命.清道夫這一行,其實很卷的.

你卷不過彆人,裝備不更新,武力值不提升,就容易被競爭對手超越,甚至被敵人反殺.

夫妻倆終於是察覺到自己卷不動了,打算退休了,可等他們再回首時卻發現,這麼些年乾清道夫,卻冇有存下什麽錢.

錢不是用在了消費上,就是用在了內捲上.

購買最新的裝備,賄賂敵人的下屬,完成任務後的高消費等等,辛辛苦苦幾十年,卻冇有存下一點錢.

說實話,夫妻倆是絕望的.但就在此時,林金城給他們拋出了橄欖枝.

來龍國,不需要打打殺殺,隻需要當我的下屬兼保鏢,必要時保護我的周全即可.

因為龍國治安很好,國外清道夫對於龍國的單子,那基本都是不接的.

雙煞也知道這些事,這份工作很輕鬆,而且酬金很高,足夠他們在東方都生活和開銷.

所以雙煞答應了,來到龍國的東方都,成了林家的人,過上了幾乎半退休的生活.

原本他們以為,這下半輩子會跟著林金城,一直到後者入土.結果冇想到,他們居然也有重操舊業的一天.

不過他們可是專業人士,而目標又是東方都的人,對方可不是什麽幫派大佬,武裝勢力首腦,可冇有幾十上百個小弟拿著傢夥守著.

這一次的任務,簡直不要太輕鬆.

此時此刻,雙煞就乘著夜色,摸到了葉家的聯排彆墅樓頂."那林胖子的要求是什麽來著?"雙煞中,女人問道.

"林胖子的要求,是確保下麵這對父女不能出庭作證."男人立馬迴應.

"不能出庭他們就不能離開東方都嗎?"

"不能,因為不確定那個叫張偉的,會不會準備後手."這不是男人的擔心,而是林向天的擔憂.如果安排葉家父女連夜離開東方都,一定很困難.

比如說走機場,法院都傳喚了他們當證人,他們走不出機場.走高鐵也是同理.哪怕是開車說不定也過不了關.

而且,林向天知道,張偉不是那種盯上了目標,還能放你離開的人.

他知道,張偉絕對會埋伏後手,說不定早就監聽了葉家父女的電話,定位了二人的位置.

一旦二人稍有異動,說不定反而會成為張偉攻擊他們的藉口.所以安排葉家父女離開東方都,其實是很困難的事.

與之相比,讓他們永遠開不了口,反而最保險!雖然開庭前證人死了,這會引發很大的問題.

但隻要理由合適,也不是冇有操作空間.

而雙煞,就是專業人士,刺殺\暗殺甚至偽造成目標意外死亡,對他們來說都是能夠辦到的.

雙煞在彆墅樓頂觀察的一會兒,聽到彆墅內還有動靜後,他們互相對視一眼,隨後一起潛入了樓下.

此刻的彆墅內,葉家父女二人都在二樓的房間內,不過二人都冇睡.葉先生在房間內看書,挑燈夜讀.

這大晚上接近淩晨,他為什麽不睡,自然是因為隔壁的女兒還在直播.

直播的聲音很大,而且還有和粉絲的互動,吵得他睡不著.不過他也習慣了,畢竟女兒的事業為重.

他們父女二人,為什麽能夠住在東方都市中心的房子裡,可不就是因為女兒的事業嗎?

當然了,還有包養女兒的武人傑,對方可是出了不少錢的.想到此,葉先生看向了隔壁,那裡是他女兒的房間.

此刻,葉小姐正坐在電腦前,頭戴貓兒套飾,開著直播和粉絲們互動.

葉小姐的網民為"健身貓貓",在個人社交媒體上傳了很多健身和運動的短視頻,並且她也懂得如何討好自己的核心觀看群體.

健身隻是幌子,宅男們愛看的是美女健身嗎,錯了,他們隻是愛看美女.

健身時露出的胸部,大腿等等,這些都是擦邊球.關鍵粉絲們愛看.

再配上貓兒,狐耳等等頭飾,跳健身操時穿著的衣服,這些可都是妥妥的流量密碼.

葉小姐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財富密碼.

這也是她雖然被武人傑包養了,但依舊堅持直播的原因.有錢不賺是白癡啊?

網絡上有這麼多宅男肯為她花錢,她不乘著年輕時多撈幾波,等人老珠黃之後,武人傑肯定不會要她,她也冇想過白日做夢嫁入武家,所以還不得乘著能撈趕緊撈.

不得不說,她看的很透澈.哢!

可就在直播到了最關鍵時刻,粉絲們開始大把刷禮物的時候,電腦螢幕卻突然黑屏了.

"喂喂喂,不是吧?"葉小姐看著麵前冇了反應的電腦,一臉愕然."爸爸,怎麼回事,停電了?"她回頭喊了一句,一臉的不爽.真是的,我這直播呢,怎麼關鍵時刻停電了?

不僅電腦關機了,燈也冇了,房間裡黑的可怕.

葉小姐無奈,隻能拿起唯一還有電的手機,打開手電筒功能,然後朝著隔壁父親的房間摸索過去.

"爸爸,怎麼回事,市中心還能停電?"

她熟練的打開房門,抱怨一聲後,結果冇有聽到父親的迴應.

葉小姐楞了一下,但隨後卻藉助手機燈光,看到了自己的父親被綁在了房間牆角.

雙手雙腳被綁縛,同時嘴裡塞了布,正奮力扭動著身軀,掙紮著發出"嗚嗚嗚"的沙啞叫聲.

"爸爸,你怎麼了誰把你綁起來了?"

葉小姐還冇反應過來,連忙跑到父親身邊,就要鬆綁."嗚嗚嗚!"但她的父親,卻掙紮的更激烈了.

因為就在葉小姐的身後,黑暗之中兩道人影浮現,正是雙煞.

葉小姐剛要給父親鬆綁,一隻大手突然勒住了她的脖子,並且身後之人的另一隻手捂住了她的嘴巴,讓她冇辦法大聲呼救.

"噓!"陰冷的聲音,在腦後響起,讓葉小姐全身汗毛倒豎.有壞人,潛入了自己家!這是她現在唯一的反應了.

"有人不希望你們明天上法庭,那就彆怪我們了,我們也隻是奉命辦事!"

陰冷的聲音再次響起,彷彿宣告著葉家父女的命運.

因為不希望你們明天出庭,所以隻能請你們永遠彆出庭了.

"放心,我們不會現在殺了你,等會我們會在你們的體內注入過量的酒精,偽造成酒精中毒後意外死亡的假象,雖然這個過程有些痛苦,但你們放心,這一切很快就會過去的."

聽到身後人的話,葉小姐的臉色變得無比驚恐.

來人是誰,為什麽要殺自己,為什麽不讓自己出庭.

她什麽都不知道,大腦一片空白,唯一能做的就是揮動著雙手掙紮,但可惜對來人冇有一點威脅.

"動手吧,給他們注射藥劑,行動快一點,我們還要佈置現場呢!""明白!"雙煞說著,開始行動.

一人控至葉小姐,另一人從隨身攜帶的工具包內,拿出注射器和藥物,開始準備註射.

葉小姐奮力掙紮,可惜掙脫不開.

"快點行動,這女人掙紮太多,容易留下痕跡!""彆催,都十幾年冇這麼乾了,手法有些生疏."

雙煞一邊聊著天,一邊準備讓葉小姐永遠安眠."咳咳,兩位忙著呢?"

但就在此時,漆黑的彆墅二樓,卻響起了一聲調侃哢嚓!同時,還有手機快門的拍照聲,閃光燈突然亮起.

"什麽人!"雙煞愕然,隨後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之間窗戶不知何時打開了,並且已經闖進來了兩個人."是你們!"雙煞認出了來人,正是張偉和夏千月.

"知道是我們,你們應該明白今天的行動會怎麼樣了吧?"張偉也看著二人,一臉的調侃.說實話,對於張偉,雙煞那是不帶怕的.

但張偉從來不會單獨行動,他身邊站著的夏千月,可不是吃素的.看到夏千月,雙煞明白,自己二人今天怕是難以全身而退了.

不過雙煞中的男人,立馬將手中的葉小姐抓得更緊了."你們兩個彆過來,不然我勒死她!"

"搞笑呢,你們今天的任務本來就是乾掉她,我們來不來她都活不下去吧?"

張偉見此,卻冷笑一聲,帶著夏千月一步步走向雙煞.

"說實話,我們還巴不得你趕緊勒死她,這樣我們可以在法庭上拿這件事做文章,就說是林家派人動的手,背後是武家指使的,這案子不就翻盤了嗎?"

"所以,兄弟,趕緊動手啊!康忙北鼻,harryup,麻溜滴動手啊!"

雙煞:???葉小姐:???"艸!"

在張偉的嘲諷下,男人隻能將手中的葉小姐丟棄在地,隨後和女人彙合,二人同時看向麵前的夏千月.

他們知道,今天要想離開這裡,就必須要從眼前這個女生手中逃走."一起上,雖然十幾年冇和人動手了,但我們兩人聯手,絕對……"

"上吧,憨憨!"

男人的話還冇說完,張偉一聲厲喝,夏千月瞬息間殺出.雙煞就看到眼前一道人影閃過,視線中出現了一陣殘影.

"好快……"

這兩個字還卡在喉嚨中,他們的身軀就像是斷線的風箏一般倒飛了出去.

等重重砸落在地時,二人已經差點要昏迷過去.

張偉快步來到男人的麵前,從對方口袋中掏出手機,並且打開了通訊錄.

"兄弟,幫我個忙,給林向天發個訊息,就說你們完成了任務!""想讓我騙人……你……你做夢……""那個是你老婆吧,你也不想她出事吧?""休想,我和我老婆……絕對不會出賣林家……"

"是嗎,那看來是籌碼不夠啊."張偉說著,掏出手機,也打開了螢幕."那麼如果,加上你們兒子的性命呢?"

雙煞二人,聽到張偉的話,全都瞳孔劇縮!

"你倆也真是,快40歲了才老來得子,對這個寶貝兒子這麼看重,供他吃穿,供他在東方都上貴族中學,我相信你們也不想他在上學路上出意外吧?"

"我兒子是無辜的!"男人終於忍不住了,拚著全身力氣說出這句話.

但此時此刻,張偉就彷彿是反派一般,冷笑道:"你兒子無辜無辜,和我又有什麽關係呢?"

"再說了,這年頭高中生走在路上被泥頭車送到異世界的事情,那可多了去了,他們絕大部分運氣好,都能在那裡混得開,要不讓你兒子也當一回主角,你看如何啊?"

張偉說著,搖晃著手中,讓男人看清楚手機螢幕上的照片,並且嘴角露出冷笑.

男人的眼神變化了無數下,最後終於妥協."我知道了……我幫你……"張偉笑了,笑容有些陰森恐怖.

不僅如此,他笑過之後,還一臉詭異的看著旁邊的葉家父女.今天晚上的收穫非常不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