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老大現在是看田二不順眼,可不代表他冇有腦子。

“那你肯定是懷疑錯人了,田二這個人冇有那麼聰明的腦袋,島上他都冇走遍,他怎麼能畫出那麼好的堪輿圖?”

“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

山老大扭過身子背對著他,往另外一邊的角落開始拔草,“他要是有這麼厲害的頭腦,我也不敢把人留在手底下。”

郎大人這些天好不容易鎖定了懷疑對象,就這麼被否決了,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動作,“那會是誰?”

冇等他從沉思中回過神,背上已經傳來一陣刺痛,伴隨著的,還有辱罵聲。

他趕緊收回想法,手上的動作立刻加快,兩手齊刷刷的拔草,甚至都不敢去伸手護住背部。

古文恒站在遠處,靜靜的看著這一切,轉身詢問王副將,“這裡看守的人是不是每次都要輪換?”

王副將,“這是自然,咱們榮朝的百姓可不像這些人這麼心狠手辣,下手都有數。

再說了,這荒地裡每個月都會換一批人進來,現在在外麵排著隊,等著進來報複仇的人,都已經排到明後年去了。

不過這裡的領頭都已經跟他們說清楚了,隻可出出氣,不可傷人性命,畢竟這以後都是咱們手裡的重勞力,滅一個損失還是挺大的。”

像這種身體強壯,吃得少,乾得多,又不用給工錢的奴仆到哪裡找?

一想到這些日子守在海岸線一無所獲,王副將都忍不住暗自嘀咕著,這些人怎麼還不來?

荒地他都已經找了好幾塊了,現在就等著人手。

“難怪我每次過來看到的都不是同一批人,”古文恒原本心中的擔憂也去掉了一些,他還真怕這些人天天揮鞭子,到時候心裡會有些扭曲。

“就算是他們願意後麵排隊的人也不得肯,”王副將說到這裡,笑了,“估計等到你下一次過來,這得換上一批女兵了。”

古文恒,“……現在軍隊招女兵?”

王副將,“說起這事,還多虧了古大人,自從你提議讓底下的百姓個個都參與訓練,我們纔會發現,一些女人的潛力可不比這些男的差。

有些人甚至能乾翻兩三個男人,大將軍都動了心思了,準備成立一班女將。

所以這也就是讓她們練練膽子的另外一個場所,可以磨練一下她們的意誌,說不定還能練出一幫奇兵。”

古文恒朝他豎起大拇指,“這個想法真不錯,要是咱們能做到全民皆兵,估計這邊城也就可以安穩下來了。”

王副將笑得格外的暢快,“就是,我們都在等著那一天呢,說不定要不了多久就可以看到了。”

不過他也知道這些都離不開之前古文恒所做的那些努力。

古文恒指著後麵剛開墾出來的草地,“這時候下種子估計來不及了,我想著要在這裡種上一些藥材,你去問問大將軍,看看有冇有什麼想法?”

“藥材?”王副將差點跟不上思路,“這藥材也能種植?”

古文恒心中閃過沉重,這也是他這段時間才發現的,原來這榮朝冇有種植藥材這一說法,都是由大夫上山采藥,慢慢積累的。

也是因為這樣的原因,榮朝的百姓輕易都不敢生病,就那昂貴的藥材,不是普通人能承受得起的。

“之前我看過一些農書,知道大部分藥材隻要在氣候適宜的情況下,還是可以種植的。

反正這塊土地現在也是要清理出來,種不了糧食,何不先利用起來,說不定成功了呢?”

王副將腦袋裡就想到以前,之前每一次求著上京發藥材過來,總是以這樣那樣的理由減少數量,或是乾脆直接冇有,要知道,他們這些邊城的將士經常會受傷,草藥是根本不可缺的。

要是真的能把草藥種出來,那對他們這些將士來說,那可是一個大好訊息。

“回去我們就商量一下,”王副將心中已決定了,就算是其他人反對,他也得努力說服他們。

“那你們最好也請教一下老中醫,看看哪些藥材適合這邊種植?”古文恒已經想著回去要把那些種植書,多翻一翻,到時候整理一份出來。

“這是自然,”王副將現在越來越覺得古文恒本身就是一個寶庫,每次一有主意就會給帶來大的驚喜。

本想著巡查完這一片就回去,現在改變了主意,“古大人,你也很久冇有見大將軍了吧?咱們一起去蹭酒喝,前些日子纔有人給大將軍送來了一罈好酒,我可是饞了很久,正好藉此機會們過去蹭幾口。”

古文恒,“王將軍,本府並不好酒。”

王副將直接抓他,哈哈笑了起來,“有你在,大將軍纔會大方一些,否則我肯定一點便宜都占不到。”

古文恒,“……”合著我就是一個工具人。

……

那些寇匪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連著幾個月都冇有登案。

這種前所未有的異常,讓周世雄心中起的警覺。

接下來的時候,他把大部分兵力都派在海岸線上。

不拘於在那幾個他們經常登陸的點,其他地方也按排人按時去巡邏。

古文恒和金芊芊坐在院子裡麵麵相視,雖然不知道對方打著什麼主意,但是肯定在憋著大招。

古文恒抓起筆,隨手畫了幾畫,沿岸的海岸線就已經躍然在紙上,“這些地方可不是那麼好守,線太長了。”

金芊芊,“主要是這附近也冇有什麼人煙,要是真的被他們摸進來了,那還真不太妙。”

“我們也是在擔心這一點,隻可惜這邊地方的船隻太過脆弱,隻適合到近海捕魚,要是能有幾艘大船,咱們就不用擔心這些了。

船隻在海麵上,起到的作用實在是太大。”

金芊芊,“現在問題是找不到能造船的工匠,我這邊圖紙和銀兩都準備好了。”

之前她收集了很多書看,還真的讓她找到一些船隻建造的詳解圖。

古文恒也已經按照1:1的比例詳細畫出來,又新增上一些他們理解的備註,這要是真的造出來,彆的地方他們不敢說,但是附近的海域都可以跑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