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在起,除了朝廷最關注的就是商人了。訊息靈通,手段厲害的商人,是可以憑藉戰爭,大發一筆財的。

京都巷子裡,不起眼宅子裡,也正在談論這件事情。

宅子的主人正在當年受沈星晚之托,放棄江南一切,上京經營生意的杜棋風。

一去經年,杜棋風化名杜唯,憑著本身的經商才能,加上鎮南王府遺留在京都勢力的保駕護航,這兩年在京都混的風聲水起。

沈星晚在京都的產業在他手裡經營壯大,已經不可同日而語。

半夏也在,當初沈星晚離開燕南,半夏南上京都。

這次戰爭是計劃之中的事情,半夏來是輔助杜棋風轉移這邊的東西。

他們要將手裡所以可以收集到的糧草,藥材,轉入燕南。

這半年已經轉走兩批了,糧食暫且不明顯。戰爭爆發以來,藥材已經明顯漲價緊缺。

半夏正帶著人整理清單,“這批一共二十車藥材,估計是最後一批了,現在價格已經太高,不適合在大量收購。”

杜棋風打完算盤,臉上帶了一點訊息,“加上之前那批,我們這次一共帶走一千萬兩白銀。”

這幾乎是傅景朝和沈星晚在京都一帶全部的身家了,這次這筆銀子要被帶回燕南,一部分用來養兵,一部分將用力投入發展商業。

想要強大立主腳,不僅兵力要強大,商業經濟名生也得起來。

這次北站,吞併大啟一半的江山以後,他們必須大力搞發現,這些都需要銀子。

“這次就拜托林大當家的了。”杜棋風道。

書房裡還坐著一男一女匪氣明顯,一看就是江湖中人。

兩人正是月姬和雲中雁林渡,雖為水匪卻和沈星晚不打不相識,當出沈星晚逃出京都,他們冇少出力。

在次以後,他們算是上了沈星晚的船,一直和他們這邊的人保持著聯絡。

沈星晚那邊抽掉不出人手來,流螢這次將會被她全部投入站場,以雇傭兵的身份參與這次戰鬥。

這邊龐大的物資和銀子,要安全運出去。需要大量的人手來保航。

鎮南王府京裡遺留的人,一直在被飛魚衛圍剿緊盯,他們反而不能插手,不然會引起警覺。

比起陸地杜棋風是傾向於走水路的,途經江南北下。

比起陸地,朝廷對水路把控並不完全。特彆是江南一帶,沈謝兩家的影響力個還在,走水路能保證暢通。

做了這麼多年水匪的林渡就成了最好的人選,他們對水路熟悉擅水站,甚至和一路上十鄉八寨的水匪關係都十分到位。

林渡也不矯情,既然早就買定離手,上了沈星晚的船,現在正是關鍵時刻,他們自然要出力。

林渡拿出一份他和寨裡兄弟們商議過後製定的最佳路線,“杜兄看看,如果冇問題的話,我們就按這個路線走,最安全。”

杜棋風接過大概看了一下,“我對這方麵不瞭解,聽你們的就是。這次帶這麼多銀子走,事關重大,還請林大當假抽掉出最強人手。”

“杜兄放心,我這次抽掉了寨裡一千五百個兄弟,由我和月姬帶著人親自護送。”林渡道,這幾乎是他們能拿出的最強力量了。

人手還是少,杜棋風問半夏,“驚鴻山莊那邊能抽多少人?”

財帛動人心,這麼多銀子,必須要親信才行。所以這次冇有動用鳳凰令,隻驚鴻山莊抽掉。

“隻有幾十人,倒是身手不凡。”半夏道。

杜棋風算了一下,勉強能行,“根據鎮南王府那邊遞出的訊息,京都很快會戒嚴,到時候在走就不容易了,我們三天後出發。”

這麼多物資銀子,不管怎麼收拾還是動用了三十多艘大船。

好在杜棋風這兩年也算是京裡有名的商人了,做的就是南來北往的生意。

經常幾十艘商船往來於京都江南之間,加上銀子開路和管這方麵的關係一向搞的好。

這次,杜棋風提前請都水台的人去最好的酒樓吃了一頓。

推杯換盞之間,杜棋風一個眼色,手下的人奉上一箱銀票,大概三四萬兩。

水都台的主事兒滿意的收下,“杜掌櫃的還是這麼會做事兒,你一向守規矩,我們自然不會為難。”

杜棋風喝了一口酒,“這不趁著打仗,準備做票大的,要是賺了等我歸來在請大家喝酒。”

這話說的實在,水都台的人聽的舒爽,“那就祝杜掌櫃生意興隆了。”

一頓飯吃的賓客儘歡,水都台的人被招待的很滿意。

等飯局散了,已經半夜了。

杜棋風已經有幾分醉意了,“明日就出發,今晚把一切都準備好。”

半夏忍不住道,“他們胃口也太大了,三四萬兩銀票,也不怕噎死自己。”

“嗬,出錢買平安。”杜棋風冷笑,這幾年冇少在他們身上花錢。

翌日,天剛剛微亮。碼字上已經人來人往很熱鬨了。

杜棋風的船隊已經到位,收了錢官府的人大概檢查了一下,就示意冇問題放行。

杜棋風站在船頭,看著京都越來越遠。心裡感慨萬千,等下次再回來估計就是物是人非。

駛出京都一天以後,在楓林渡口停下。船上的通過夥計大部分小船,林渡和月姬帶著山寨的人上船。

船隊浩浩蕩蕩向著江南而去,一路上暢通無阻,實在不行就塞銀子。

氣夜不停的快速行駛十多天以後,終於在江南靠岸。

已是深秋的江南依然美的秀麗,杜明月去世以後,杜棋風這幾年都不曾入江南。

再次踏入這裡,許多過往的回憶撲麵而來。

那時年少,他是遊走江南街頭鮮衣怒馬的少年郎。

有兩個妹妹,一個活潑可愛,一個明豔聰明。

後來一個死在江南煙雨中,一個背景離鄉遠走他鄉。

江南埋葬著他們最好最無憂的歲月。

杜棋風重新踏上江南的土地,“江南久違了。”

來接他們的人,是沈家留在這邊的人。

來人客氣的道,“一路辛苦了,住的地上已經安排好,還請杜掌櫃跟我們來。”

這次,他們隻在打算江南停留了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