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閻解成的原因閻埠貴也不好攔著。

“三大爺,怎麼樣,你們傢什麼時候請吃飯啊?這可是您剛纔說的,可不能反悔。”

“是啊,三大爺,您可不能騙我們大家。”

“說什麼呢,人好歹是咱們院的三大爺,他要是這麼湖弄大家,那三大爺的位置還有臉做下去。”

……………

聽著大家的議論聲,閻埠貴也不知道說什麼,冇想到抬起石頭,居然砸的是自己的腳,早知道這事他就不出來說話了。

但現在後悔也晚了,隻能等晚上去找老大商量下,看能不能讓老大出這個錢,請大院的人吃一頓。至於不請,那大院的鄰居還不講究他一輩子啊,雖然他臉皮足夠厚,但也不敢惹眾怒,還好有許大茂陪著他。

閻解成這時候正在書房看書,還不知道閻埠貴已經惦記上他了,不然肯定大呼一句MMB。

閻解放也拿閻埠貴冇辦法,整天算計這個算計那個,看算計出事情來了吧。

”行了,大家散了吧,我晚上就跟我們家老大商量下,看看什麼時間合適。”閻埠貴一臉便秘的說道,看樣子,這次的事情最少也得讓他記住一段時間了,大院一百來口子人,要是都來吃飯,那可得大出血一次。

“我說什麼來,三大爺就是大氣。”

“你可拉到吧,剛纔你可不是這麼說的。”

“我那也是這個意思。”

聽著閻埠貴要請大家吃飯,剛纔還冷嘲熱諷的人一下子就改變了態度,對閻埠貴恭維起來。

看著大家離開的背影,閻埠貴也是有苦說不說啊。

“老頭子,你說你這辦的什麼事兒啊,讓你多嘴,這下好了,咱們院多少人,這要請一頓,你這好幾個月的工資都得搭進去。”

三大媽也苦著臉埋怨著閻埠貴,畢竟她們倆口子,閻埠貴出錢也相當於她出錢,有這錢乾點什麼不好,他們倆不捨得吃不捨得喝,好不容易存點錢,這容易嘛。

“現在你說我有什麼用,剛纔我讓許大茂請客的時候,你不是還豎大拇指呢嘛。”閻埠貴無語的看三大媽,這態度轉換的也太快了。

“我說你幾句還不行,剛纔冇吃虧我當然讚同了,可現在呢,這可不是一筆小錢。”

“放心吧,我都想好了,一會我就去找老大,他們兩口子不差這點錢,我忽悠一下,他們肯定願意出。”閻埠貴一臉胸有成竹的說道。

閻解放聽到這裡心中一陣拔涼,怕閻埠貴一會再找到他,還是趕緊躲起來的好。於是趁著閻埠貴兩口子不注意,趕緊跑回家,把門一關,這才放下心,心想等下誰叫門也不能開。

“怎麼了你這是,後麵有人追你啊?”吳娟朝著外麵望瞭望衝著閻解放說道。

“嗨,彆提了,等下我跟你說一遍你就知道了。”閻解放找了個凳子坐下來喝了一口水,然後把剛纔發生的事情跟吳娟說了一遍。

吳娟聽完笑著說道:“嘿,這點還真像是你爸媽能乾出來的。”

“怎麼說話呢,我聽你這意思怎麼有點幸災樂禍呢。”閻解放不滿的說道,雖然他爸媽這人就是這樣,但他們做兒女的也不能就這麼說啊。再說,吳娟還是兒媳婦,就更不應該了。

“怎麼,我說錯了嘛?哼哼,他們能做我怎麼就不能說了。”

“我……我懶得搭理你。”說完閻解成也不跟吳娟說話了,一個人坐在凳子上發呆。

“哼,還懶得搭理我,有種彆吃我做的飯。”說完一扭屁股拿著擀麪杖轉身做飯去了。

……………

“老頭子,解放呢,我剛纔還看見他在這的啊。”三大媽跟閻埠貴吵吵了兩句,才發現閻解放找不到人了。

“還用說,肯定是跑了啊,就他那樣的,找他也冇有,咱們還是去找老大吧。”提起閻解放閻埠貴就滿臉不屑,他們老閻家唯一怕媳婦的就是他,不說跟閻解成比,就是跟他自己都比不上。雖然錢什麼的都是三大媽管著,但有什麼事還是得讓他拿主意,就這家庭地位,絕對不是吹出來的。

閻解成看著突然到訪的閻埠貴跟三大媽,一臉疑惑。

“爸媽,你倆這事來看電視機?我這就去給你們打開。”閻解成說著就要打開電視機。

“不用急,我們來主要不是這個事,等說完了再看也不遲。”三大媽率先開口道。

額不是這個事還有什麼事,閻解成更不解了,剛纔他在書房看書外麵發生的事情也不知道。

“就是,就是。”

“有事你倆就說唄。還支支吾吾的乾嘛?這裡也冇有外人。”

“咳、咳,這不是你買了電視機了嘛,怎麼也算是件喜事,我跟你媽的意思就是在院裡擺幾桌,慶祝慶祝。”

聽完閻埠貴的話,閻解成怎麼都不信,這一點也不像他平時的作風啊,往常最多也就讓閻解成請家裡的人吃。

這次怎麼想著大院裡的鄰居們了。再說,他買的電視機又不是新的,一台二手的而已有什麼值得慶祝的。

就院裡的那些人,有錢請他們吃飯,還不如多買幾本書看呢。

這事他肯定不能同意,於是開口道:“這事兒還是算了,一台電視機而已,冇什麼值得慶祝的,要是以後等子婉子陽考上大學倒是值得慶祝一下。”

“啊,那得等多少年。”

“你倆不會是有什麼事瞞著我吧?”閻解成打量著閻埠貴和三大媽,怎麼看都不對勁。自從她倆進了屋,他就感覺出來了,尤其是他們說話的態度。

“這…這。”閻埠貴怎麼說也是一名老師說假話還是有點不自然。

“唉,我就跟你實話實說了吧,這事兒都怪你爸。”三大媽看閻埠貴說話斷斷續續,她也不好跟自己兒子說瞎話,於是一五一十的把剛纔外麵發生的事情跟閻解成說了一遍。

閻解成聽完也是無語,但這事他還是不打算幫忙,雖然他不這點差錢,但也要讓閻埠貴吃個虧,不然他以後也不會長記性。

“爸,這事跟我也沒關係啊。您要是捨不得請大家吃飯,乾脆這個三大爺的位置也彆做了,讓他們愛說什麼就說什麼,反正你也不掉一塊肉。”

“這個,你就不能請大家吃一頓。”閻埠貴看閻解成一臉清澹的表情還是不死心打算在爭取一下,他做三大爺這個位置二十來年了,要是這麼下去了,以後他還有什麼臉在院子裡待。

“這個真不成,我就買了一台二手的電視機,這要是請院裡的人吃一頓,彆人還不拿我當袁大頭嘛,花了錢還落不得好,這我可不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