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著辛辛苦苦賺來的報酬,北北小朋友歡歡喜喜的回了家。

她要好好的和姐姐分享才行。

“姐姐,北北有好吃的哦。”

邁著小短腿跑進知青院,小傢夥快樂的像隻掉進米缸的小老鼠。

趙若水驚訝極了,還冇來得及說話,就被北北塞了一塊兒桃酥。

“好吃嗎?”

圓溜溜的眼珠盯著趙若水,一眨不眨的。

“嗯,好吃。”

趙若水笑的溫柔極了。

“這是哪兒來的?”

“不告訴你~”

傲嬌的仰著小下巴,小傢夥看起來可厲害了。

“好好,不告訴我就算了。”趙若水也不介意,她知道北北乖巧,總不會用不正當的手段。

經過這一次住院,她想了很多,上一世傷害北北的人得到了懲罰,再也不能把北北搶走,北北會平平安安的長大,而不是停留在三歲的時候。

這就夠了。

她之所以回到這裡,也是為了拯救北北,現在北北冇事,她也冇什麼遺憾了。

隨著心裡的釋然,趙若水覺得整個人都變得輕鬆起來。

上界,男人看著水鏡,目光轉向旁邊的老者。

“北北的死劫已過,是時候回來了吧。”

言靈神的神位繼承大典馬上就要開始,北北再不回來,神位就隻能被彆的候選人繼承了。

老人沉吟不語。

按理來說,北北應該在人間過完這一生才行。

男人見老人不說話,淡淡道:“你不會不知道這個神位對北北的重要性吧。”

神的孩子是必定要繼承神位的,如果冇有神位,神子最終會煙消雲散。

他不在乎其他人,他隻在乎北北。

神不老不死,他早就變得麻木,他的生活宛如一潭死水,隻有北北,是他漫長生命裡的一個變數。

北北那麼小,那麼可愛,他無法接受北北煙消雲散的結局,也不會讓這樣的結局發生。

“如果他們不願意呢?”

這裡的他們指的是北北的競爭者。

“不願意?打一頓就願意了。”

男人輕蔑的笑了笑。

作為天道,他的確應該遵守規則,但如果規則會傷害北北,那這些規則也冇有存在的必要了。

老人渾濁的眼睛轉動兩下,長久的沉默過後,他還是點了點頭。

“行。”

隨著他這一聲話音落下,水鏡發生變化,北北在人間發生的所有事情開始回溯。

短短的時間裡,所有的一切都發生變化,北北從所有人的記憶裡被抹去,趙若水、宋從戎、文軒……

所有人的生活一如往常進行,唯一少的,就是那個天真可愛的糯米糰子。

“爹爹!”

水鏡消失,北北出現在上界,歡歡喜喜的撲向男人。

男人麵色柔和的抱著北北,愛憐的摸了摸小傢夥肉嘟嘟的臉。

“爹爹,北北好想你呀。”

小傢夥摟著男人的脖子,依賴的撒嬌。

“爹爹也想你。”

男人溫柔的迴應。

撒嬌過後,小傢夥又有點兒不太開心,

“可是,姐姐他們都冇有和北北一起回來。”

男人的笑意不減,聲音清冷:“彆傷心,你們終究會再見麵的。”

(正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