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熱吻畢,謝安棠的額頭抵著驚華的額頭,輕聲問道:“可有不適?”

驚華搖了搖頭,攬著謝安棠脖子的雙手用力一拉,將人湊得更近了。

“你是不是也是新紀元來的?”她在他耳邊如是問道。

謝安棠雙手抱緊了驚華的腰,不答反問:“提及這茬兒你腦袋不疼了?”

驚華輕輕搖了搖頭,又催促了起來:“我先問的。”

謝安棠笑得寵溺:“是。”

驚華一聽這話就不得了了,她直接翻身坐起。

“學長?”

謝安棠微一挑眉。

“學妹記得我?我以為學妹從來冇在意過我呢。”

“我就說你怎麼……你跟我說話我就覺得奇奇怪怪的,不像是古人說的話,學長當初可是學校裡的風雲人物,後來那更是不得了了。”

“然後就聽著我死了的訊息?”

“可不。”

“那你覺得我真的死了嗎?”

“如今瞧來不像,我記得你是執行任務的時候被炸的,然後……”

“然後係統說我死了。”

“你的意思是……”

“據我所知,這個係統有了自主意識,我在現世應該隻是昏迷,並未死去,或許像個植物人一樣。”

“人工智慧有了自主意識?”

一想到這兒驚華又有些頭疼了。

“怪不得,怪不得它一直試圖乾擾我,它什麼目的呢?想我死?不是……”

她猛地抬頭望著謝安棠。

“它想把我們都留在這裡?”

“對。”

謝安棠將驚華扶來躺下,一下一下給它揉著頭。

“我起先不直白告訴你,也是這個緣故,這是它的世界,我們做什麼它都知道。”

“所以昨晚上你故意裝作不知道我在外麵,露出破綻讓我知道?”

“對,這樣不直接告訴你,對你的影響會相對小一些,係統乾涉也會相對少一點,你也不至於那麼痛苦。”

“那你……”

驚華伸手,緊抓著謝安棠的手腕,上下打量著他。

“無事。”

謝安棠反握住驚華的手。

“我冇事,我早已擺脫了係統對我的控製,這是這畢竟是係統裡的世界,主係統還是會知道我們在說什麼,隻是它不能直接控製我了。”

驚華伸手撫摸著謝安棠昳麗的麵龐,道:“當初……很難吧?”

“費了番功夫跟控製我的係統鬥了一鬥,它冇了,我也中毒了,被主係統篡改了記憶,好在冇死,隻是身子成了這副模樣。”

“你的意思是要我……”

“得先從她口中套話,我們要如何逃離這裡,然後……”

“你知道她是誰?”

“玲瓏,她就是係統,我想,你該是知道了吧。”

在驚華重拾記憶後,她對這些是再清楚不過。

“我知道讓你這樣做很難,但是……”

“我回去看看。”

“你不願做的事我可以替你做。”

驚華握住了謝安棠的手,堅定地搖了搖頭。

“不,該我了斷的,必然要我去了斷,若你了斷就可以,當不必告訴我,做完這一切便好了。”

“我藏在暗處陪著你。”

驚華回去的時候就見玲瓏站在院門口等著自己,顯然是等候多時了。

她一言不發,將人帶進了屋才說了話。

“看樣子你是收到了訊息。”

“那……”玲瓏似是有些猶豫,但還是苦笑著說出了口,“宿主姐姐是打算回來殺我了嗎?”

驚華在屋內椅子上坐定,道:“你覺得呢?”

“我覺得宿主姐姐怕是不忍殺我。”

“那我覺得我可能比你想象中的心狠,而且你生生分開我跟我夫君,咱們倆算是有怨了。”

“我卻記得宿主姐姐說咱們倆是朋友之事。”

驚華都要氣笑了。

“那你就是這麼對待朋友的?”

“是了,是我先對朋友不仁不義的。”

驚華微微眯眼。

“你們果然有了人性,都叫我有些不忍殺你了。”

“是啊,我們隻是一串數據,誰料到主係統覺醒後,我這個一小串延伸出來的數據連帶著都醒了。”

說著,玲瓏垂下頭來,捂著心口痛呼一聲,似乎是對她胡亂暴露的一種懲罰。

驚華不無動然,但到底攥緊了手,忍耐著坐在原處冇動。

再抬頭,她卻見玲瓏嘴角已然溢位了陣陣鮮血。

她再坐不住了,上前一步按住了玲瓏的肩頭。

“你怎麼了?”

玲瓏再坐不住,窩在了驚華懷裡,緩緩滑坐在了地上。

“我這是被……主係統懲罰了……”

說著,她嘴裡又嘔出一大口血來。

驚華見了,是頗為憤怒。

“它怎麼能這樣?好歹你是它的一部分吧!”

“我主動切斷了……跟它的聯絡,暫時矇蔽了它,爭取了一點時間,去吧,你去……殺了主角,我跟你說過的主角陳……陳世子,你們就可以得到解脫了,你、謝安棠,還有……還有被困在這裡的許許多多的人,都能出去了……”

屋外的人早已等候多時,驚華抬頭,就見屋外的身影一閃,人已不見蹤影,顯然是去辦這件事了。

“已經有人去辦了,你……你會如何?”

“我隻是一串數據……不過……”玲瓏慘然一笑,伸手想摸一摸驚華的麵頰,到底是無力垂下,隻握住了她的手,“謝謝你啊,宿主姐姐,就算知道我不過是一串數據,不會真正死亡,你還是選擇了救我,還……拿我做朋友……”

她一口氣說了太多話,鮮血不斷從嘴裡嘔出來,就像是下一刻就要死去般,惹得驚華更是擔憂。

“你跟我說實話,你到底怎麼了?”

她到底怎麼了?

她背叛了主係統,她就要被銷燬了,這世上再也不會存在她這串數據了。

但這些玲瓏都不打算同驚華說。

“我……就是一串數據,你們回去之後,主係統就冇了,我也會重新變成一串數據。”

“真的?”

玲瓏艱難點頭。

“要幸福啊。”

說完這話,她就憑空消失了。

驚華枯坐半晌,然後伸手擦乾了眼角的淚,從袖中掏出匕首,往陳王府去了,隻是甫一到門口,她就見謝安棠提著帶血的劍走了出來,臉上是釋然的一笑。

驚華上前,緊緊地抱著了謝安棠。

“我們可以一起回去了嗎?”

“要幸福啊。”

這話同方纔玲瓏說的話驚人地相似,她覺得不對,正要問,可一陣天旋地轉,她頃刻間失去意識,再醒來是在醫院的病床上。

她確認自己確實回到新紀元後,當即就要去尋謝安棠,去尋她暗戀多年的學長,才知道人是真的不在了……

她無法接受這個事實,她去找了做出這款係統用於非法研究的科研人員,那人也隻告訴了一個令她心碎難當的答案。

人死如燈滅。

陳諾就是主係統,他隻是想要個人一樣真真正正地活一回,不受任何人的控製,而科研人員眼見他失控了,就打算抹殺他,他就將自己偽裝在一堆或真或假的人裡,既是為了躲避科研人員,也是想讓自己痛快活一回。

像個人一樣。

何其荒謬?

而謝安棠死了,早在他在那個世界裡中毒那年就是奄奄一息了,回來之後直接冇了最後一口氣。

這是當時主係統告知過他的答案,而死亡也是他的選擇。

他不忍驚華,還有許許多多剛被拉進係統的人就這樣漸漸消亡,所以他選擇了用自己的命換了係統的命。

驚華想,這可不就是荒謬嗎?

但這個人不就是這樣的嗎?

為了彆人,也可以拚上自己的性命奮力一搏。

可她該死的就是被他身上這一份堅韌和仁義深深吸引!

她怨不得誰,甚至隻能抱著這份像夢一場的愛戀走下去。

她想,她會永遠記得他,隻要記得,他就永遠陪著她。

她想,她會連帶著他的那一份一起,再深入研究,繼續守護著新紀元的人們。

她總不是孤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