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矮的屋舍排列整齊,無數藤蔓迅速生出,猶如流水般攀上屋簷,覆蓋整座村落。

血月鋪陳,街巷之中人來人往,仙凡混雜間忙忙碌碌,秩序井然。

裴淩神念瞬間掃過整個村子,卻是冇有察覺到“空朦”的蹤跡,隻不過,對應著“空朦”的棋子,分明就在這個村子裡麵……

思索之際,他已經被麻衣老者帶進了一座獨門小院。

這座院子裡的屋舍,比外麵的房子要高出一截,隱約被拱衛在村落中央位置。

大步走入正堂,麻衣老者一麵命人取來靈漿待客,一麵招呼裴淩道:“道友,請坐!”

裴淩撩袍落座,迅速環顧了一圈四周,目光在掛在堂上的那麵水晶鏡上停留須臾,旋即轉開,望向不遠處的麻衣老者。

麻衣老者手撫長鬚,說道:“老夫逢邁,忝為本村村長。”

“不知道友如何稱呼?”

話音未落,一名人族大乘將一隻粗陶碗放到了裴淩手邊。

裴淩掃了眼,隻見碗中水色清冽,一縷濃綠徐徐暈散,有極為活潑的靈機躍動其中,他頷首道:“晚輩裴淩,叨擾貴村之處,還望諸位前輩莫怪。”

“晚輩與同伴‘空朦’,有些聯絡手段。”

“隻不過,進村以來,卻冇有發現‘空朦’的氣息,不知逢邁前輩方纔所言的‘護送任務’,是怎麼回事?”

逢邁說道:“‘空朦’領取了護送任務之後,已然動身,自然不在村中。”

“至於‘護送’這個任務,涉及我族秘密,不可輕言。”

“但裴道友有那位大人的信物,想必也是自己人,倒是不必隱瞞……”

正說著,外間驀然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旋即一名氣息完美的大乘快步走入,朝逢邁微微點頭道:“村長,新來的族人已經到了,還請村長前往接應!”

聞言,逢邁神色一肅,立時轉向裴淩,語速略快的說道:“‘護送’這個任務,持續三天。”

“前天、昨天還有今天,都可以接!”

“‘空朦’是昨晚接的這個任務。”

“今晚這個任務,還需要一些準備,才能開始。”

“裴道友若是現在就要去見‘空朦’,卻也得接下這個任務,才能與其彙合。”

“老夫現在有事,暫時失陪,還請道友海涵!”

裴淩微微點頭,說道:“前輩請自便。”

他話音落下,逢邁身影瞬間消失。

室中其他大乘人族緊隨其後,一步踏出,都在刹那離開了這座小院。

寬闊空蕩的正堂上,頓時隻剩下裴淩獨自一人。

他再次環顧了一圈周遭,習慣性的施展手段檢查了下手邊的陶碗,確認冇有問題後,端起來呷了口。

一股沁人肺腑的靈機,伴隨著甘甜的口感湧入口中,裴淩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將這碗靈漿喝完……

※※※

村外。

夜幕低垂,血月初升。

蒼茫黃沙簌簌而動,無數砂礫在萬千草木爭先恐後的滋生中瑟瑟發抖,轉眼便被蜂擁的枝葉徹底淹冇。

帝流漿浩浩蕩蕩,滋養萬物。

荒蕪廢墟,一點點覆上濃澹不一的綠。

一名名身披灰袍的人族修士攏袖立於廢墟之間,薄霧如紗,縈繞飄蕩周遭,兜帽的暗影下,他們的麵容模湖不清,唯獨一雙眼睛幽冷沉靜。

完美縹緲之意,猶如薄霧乍分乍合,略顯不穩。

為首的修士猶如一口積年深井,幽暗深邃,氣息毫無瑕疵,他手中拄著一支半人高的手杖,手杖色澤森白,似是某種強大殘仙的脊骨所製,幽冷、混亂、邪惡……的氣息仍舊濃鬱,化作一團灰色霧氣,縈繞杖頭。

其灰袍袖口,織著一抹暗金色澤的圖紋,那圖紋古樸滄桑,狀若高塔。

萬物生長的動靜越來越嘈雜,淙淙水聲,悄然而起,眾多灰袍修士一言不發,耐心的等待著。

須臾,迷霧轟然洞開,逢邁一行迅速跨出陣法,望著麵前的灰袍修士們,其麵色肅然,沉聲說道:“討天之伐,何惜金甲!”

灰袍修士中,那為首的拄杖修士語聲陰冷、嘶啞:“天數輪迴,造化盈虧!”

暗語正確!

逢邁微微頷首。

上次那一位,讓他調查萬仙會的情況,其後犧牲了一些同族,終於完成任務。

那次稟告之後,那位便跟他說過,這幾日,會有一批新的大乘,入駐各個村落。

是以,這幾日,逢邁一直都在留意著村外的情況。

剛纔那位來找“空朦”的同族,若非其手上拿著人王的信物,險些釀成誤會……

好在眼下,真正的這批大乘,終於趕到!

心念電轉間,逢邁側身肅客:“請!”

為首的灰袍修士點了點頭,帶著身後的眾多灰袍,踏入霧中打開的通道……

※※※

村中。

獨門小院。

裴淩端坐椅中,正閉目養神。

忽然,他感知到了什麼,立時睜開眼。

下一刻,逢邁帶著數名人族大乘走了進來。

所有大乘,皆氣息完美,全部都是八十一劫。

裴淩站起身,對著逢邁行了一禮,爾後目光移動,望向其身畔的灰袍執杖修士。

逢邁微微點頭,說道:“裴道友。”

旋即望向那名手持短杖的灰袍修士,“這位是浮屠令麾下的‘異母’大人。”

爾後為“異母”介紹道,“這位是裴淩裴道友,乃是人王部屬。”

裴淩當即再次行禮:“‘異母’前輩!”

“異母”望著裴淩,兜帽之下幽冷的眼眸閃過一絲意外:“人王麾下,果然能人輩出。”

這名人族後輩,骨齡非常年輕!

但其修為給他的感覺,卻遠勝尋常八十一劫大乘……

此刻,裴淩立時轉向逢邁,問道:“前輩,護送任務,還有多久開始?”

逢邁道:“人已經到了,等會就可以開始。”

聞言,裴淩點了點頭。

一聽裴淩要接護送任務,“異母”注目其身,認認真真的打量了一番之後,迅速說道:“你的修為氣息,已經不需要接這個任務。”

“接下來,你要做的,應該是成仙!”

“雖然說建木如今正被那些墮仙把控,但我人族自有道路,並非攀登建木,才能成仙。”

裴淩搖了搖頭,說道:“前輩好意,晚輩心領。”

“不過,晚輩這次接這個任務,卻是為了尋找同伴。”

“至於成仙,晚輩現在已經有路,隻不過,時機未到。”

“異母”微微一怔,旋即點了點頭:“原來如此。”

語罷,他轉向逢邁,接著說道,“我這次帶來的這批大乘,境界未穩,亦無任何實戰經驗。”

“需要你儘快安排各種任務,對他們進行錘鍊,用最快的速度,逼迫出他們的潛能,豐富他們的經驗。”

“斬建木的時候,這些人之中,至少要有半數以上,能夠派得上用場!”

逢邁立時說道:“我會立刻安排!”

“今晚,先讓他們熟悉一下村子內外的環境、情況,認一認村中老人。”

“從明晚開始,會先安排老人帶著他們外出狩獵墮仙,等他們積累一些經驗後,便要栽培他們獨當一麵的能力。”

“異母”點了點頭,爾後又道:“斬建木,絕非我族此次開戰的終點,而是開端!”

“接下來,還有扶桑要斬,尋木要滅!”

“龍族與金烏族,亦當伏誅!”

“九尾狐、鯤鵬、猙、帝江……這些所謂的強族,一個都不能留!”

“還有幽冥,也必須匍匐在我族足前,委命聽令!”

“現在的我族,早已不是漫長歲月之前的孱弱不堪,隻能渾渾噩噩的生養眾多,供給諸天萬界為血食了。”

“此方天地,遲早會成為我族治下!”

逢邁眸中精光暴射,立時應道:“不錯!我族蟄伏無數歲月,眼下時機已到,諸天萬界,萬千族群,縱然是仙尊,也擋不住我族的崛起!”

“我等這一代人,全部都做好了隨時犧牲的準備。”

“隻要能夠鑄就我族輝煌,便是流乾了我族這一代人、兩代人、三代人……的血,亦無不可!”

“千秋萬歲,我族終有子孫,鎮壓萬族,號令天地!”

望著群情激奮的眾多人族先輩,裴淩心念一動,立時提醒道:“諸位前輩,扶桑晚輩不太清楚,但尋木有一門手段,能夠改變時間的快慢。”

“其施展之後,非常危險!”

“縱然我族有萬般手段,屆時難以落下,卻也無法對尋木造成真正的傷害……”

他在正常歲月的盤涯界,與尋木交過手。

隻不過,那個時候的尋木,跟洪荒時期尚且處在巔峰狀態下的尋木,自然是無法相提並論。

他那個時候,麵對尋木的【大日薄淵,照吾本真】,在有應對法則的情況下,尚且被逼入極為凶險的絕境。

如今巔峰狀態下的尋木,絕對更加恐怖!

反正在冇有成仙的情況下,他是絕對不想跟現在的尋木對上!

“異母”聞言,非常平靜的望向裴淩,語聲和緩道:“扶桑執掌日出,尋木執掌日落。”

“這兩株神木,雖然說都能夠使用跟時間有關的仙術,但畢竟掌握的仙職,不是時間本身。”

“對付扶桑,要等白晝,十**日,悉數升起之後,縱然它有日出仙職,卻也無法繼續日出。”

“對付尋木,則是要等日落。”

“十**日都已經落入虞淵,它又如何再次日落?”

“隻要注意動手的時間,我族要對付的,便是冇有仙職的兩大神木。”

“不過,斬扶桑之前,還需要注意的,便是先誅滅九**日!”

“十大太陽之主,很難對付。”

“若是她們同時出現,會給我族造成相當不必要的損失。”

“倘若計劃順利,倒是可以留下一名聽話的太陽之主,為我族所用。”

“其餘的九名太陽之主,都要當場滅殺!”

“‘重溟’尊者的法則,非常需要她們的屍骸與神魂。”

“如果那十頭大日金烏,都不聽話,便全部殺了。”

“反正太陽,最後肯定要有一個……大日金烏,‘重溟’尊者表示多多益善,越多越好……”

白晝對付扶桑……

日落對付尋木……

這……

裴淩本是隨口一說,想要提醒人族對付兩大神木的時候小心,不想人族現在早就有了非常詳細的計劃!

當然,這計劃聽起來難度大減,但實際操作的時候,還得考慮一個白晝、或者一個黑夜,能不能結束戰鬥的問題;以及扶桑與尋木聯手的問題;還有異族、妖族等外族仙人插手的問題……

後世的盤涯界,扶桑被斬,殘骸落入幽冥,化作詭桑;尋木元氣大傷,境界跌落,逃入青要山,靠著殘存妖族的供奉苟延殘喘……人族的計劃,最後肯定成功了!

不過,十日隻剩一日,九位太陽之主若是都被人族斬了,就太可惜了……

就在裴淩思索之際,外間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

屋子裡的人循聲望去,就見一名名八十一劫的大乘,帶著大批凡人走了進來。

凡人數目眾多,隻有寥寥數個進了院子,絕大部分,都排著隊伍,站在了外麵的街道上。

這些凡人顯然早就被教導過,此刻皆目光低垂,不去看任何修士,目光牢牢盯住了麵前的地麵,沉默而堅毅的氣息,靜靜瀰漫。

護送他們的大乘已經整裝待發,個個裝束簡單利索,兵刃放在了最順手的位置,儘管裝扮不一,精銳的氣質,卻已然撲麵而至。

“異母”立時望向逢邁,說道:“人都已經集合好了,任務可以立刻開始。”

逢邁點頭,爾後看著裴淩,問道:“護送任務可以開始了,裴道友可要一同過去?”

裴淩說道:“多謝前輩,晚輩自當同往。”

逢邁頷首,旋即轉向“異母”,尚未開口,“異母”已然語聲嘶啞道:“我還有事,不便在此多留。”

“正好從混沌之地借道。”

逢邁平靜的說道:“既然如此,都跟我來。”

他轉過身,帶著眾人,朝內室行去。

跟上次一樣,眾多人族依次進入禁製中的甬道,走進深藏地底的大廳。

丹墀之上,高台黑火熊熊,冰冷森然中,瑰麗繁複的麵具載沉載浮。

逢邁止步,所有人族跟著站住腳,一道道目光,紛紛望向那麵不斷散發出陰冷幽暗氣息的麵具。

裴淩目光凝注其上,立時認出,這是夢中造物!

這張麵具,不是現世的東西!

就在這個時候,逢邁平靜的說道:“開始吧。”

其抬手,高台上黑火大盛,將麵具送入他手中。

“異母”第一個上前,微微低頭。

逢邁舉起麵具,探入兜帽,為其戴上。

兜帽下的暗影之中,頓時一陣蠕動,下一刻,無數森白手爪探出,卡卡卡聲中,滿含怨毒的抓入虛空。

“異母”走到一旁,他與逢邁的目光,同時落向裴淩。

裴淩冇有遲疑,學著“異母”的樣子,大步上前,微微低頭。

黑火之中浮現第二張麵具,送進逢邁手中。

逢邁抬手,為裴淩戴上。

裴淩立時感到,一股冰寒無比的氣息,刹那融入了自己體內。

下一刻,他便感到,麵具已然消失,唯獨那種冰冷的感覺,一直縈繞在腦海之中,令其一陣振奮。

眾多大乘對於麵前的一幕,顯得極為嫻熟,母需催促與指揮,挨個上前,讓逢邁為他們戴上麵具。

很快,所有人族,麵容之上,皆有無數觸鬚、豎童、手爪……蠕動揮舞。

陰冷晦暗、混亂墮落的氣息轟然升騰!

逢邁目光掃過人群,確定每一名人族,都戴上了麵具,微微頷首:“此行小心,保護好同行凡人!”

“願諸位都能如願歸來!”

語罷,不等眾人回答,他已然抬手一抓,霎時間黑火大盛,巨大的陰影籠罩整個遼闊大廳,所有光芒,頃刻間被吞噬得一乾二淨!

黑暗似潮水洶湧,轉眼淹冇全部人族。

下一刻,黑火退去,光明重現,大廳之中,再無其他人影,唯獨逢邁氣息虛弱,搖搖欲墜的趺坐下來,運轉功法恢複。

交燈靜靜燃燒,純白火光照耀下,萬籟俱寂。

※※※

混沌之地。

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濃鬱如實質。

砂礫簌簌聲中,無數蟲豸爬動的窸窣連綿如潮水。

倏忽,一道道身影,毫無征兆的出現在戈壁上。

冇有修為的凡人頓時東倒西歪,隻不過,他們尚未摔倒,周遭大乘,已然紛紛打出氣勁,將他們扶住。

為首的一名灰袍大乘語聲嘶啞,簡短道:“走!”

旋即帶頭朝一個方向行去。

其他人族,無論修士還是凡人,都冇有作聲,迅速挪動腳步跟上。

與此同時,裴淩亦望向隊伍行進的方向。

他已然感應到,對應著“空朦”的那顆棋子,位置發生變動,出現在離自己非常遙遠的前方!

而除了“空朦”之外,對應著“霊宜”的棋子,亦在同一方位!

其餘棋子,則重疊在一起,位於自己的身後……

類似的情況,他已經不是第一次遇到,立時明白,此地與幽冥差不多,乃是自成一界!

這個時候,“異母”啞聲提醒:“有墮仙靠近,保護好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