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t小說網 >  蓄意熱吻 >   374 如玉生煙

程微月彎著眉眼看他,解釋道:“我小時候睡不著,我媽媽就是這麼哄我睡覺的。”

“我不是小孩子。”周京惟歎氣:“你把我當小孩嗎,程微月?”

“當小孩不好嗎?周京惟,你都不知道,一個人能在另一個人麵前一直當一個小孩,是一件多麼幸福的事情。”

程微月的語調太認真,認真到周京惟收斂了玩笑和打趣,眸光幽沉的看著她:“程微月,我照顧你就夠了。”

“哪有人這樣的?”

程微月很不服氣的看著他,義正言辭:“為什麼就隻有你可以照顧我啊?周京惟,我也一樣的,我也可以照顧你。你不用什麼都自己扛,我可以幫你一起扛的。”

周京惟不說話,隻是看著小姑娘認真的樣子。

他怎麼捨得讓她扛?

可是毫無疑問,還是被她的說法而打動。

“小月亮,親我一下。”

程微月一愣,臉色泛紅:“你怎麼突然說...這個。”

她嘴上扭捏,卻還是親了親他的唇角:“這樣可以嗎?”

“可以,”周京惟捏了捏她的肩膀:“睡吧。”

清晨,花房裡成片的水仙花在晨光下鮮妍招搖。

程微月揉著眼睛坐在周京惟的懷中,看著眼前的景象,低聲都囔道:“好像比我走之前,還要多很多。”

“我想你的時候,就一個人種種花。”周京惟說到這裡,大約也是覺得自己的行為幼稚,低笑了聲,用下巴蹭了蹭程微月的脖頸:“而我每天都會很想你。”

程微月忍不住也笑了:“巧了,我也每天都會很想你。”

陳奕安的電話在不久後打了進來,片刻的沉默後,他說:“先生,老夫人身後事已經處理好了,您要不要回周家一趟?”

周京惟摸了摸程微月的頭髮,澹聲道:“好,我現在回去。”

他說得很平靜,可是程微月還是感覺到了他話語中的壓抑。

她知道他要去做什麼。

程微月捏了捏他無名指上的戒指:“我是不是不方便去,你一個人去可以嗎?”

“冇有不方便,隻是...”周京惟看著程微月尖巧的下巴:“隻是周家的事情醃臢,我不想你看見。”

程微月知道,自己去了不過就是讓周京惟徒增困擾罷了。

她抿了抿唇,笑得很乖:“剛好,我今天也要去找厲導。”

“我忙完了去接你。”周京惟颳了刮她的鼻尖:“乖乖等我。”

“好,我等你來接我。”

厲琦定了一家味道小眾的私房菜,給程微月發了地址,叫玉生煙。

這家餐廳每天隻接待十桌客人,背靠玉銜背書,飯店老闆留洋國外,無人知身份。

一小時後,程微月出現在飯店門口。

她打量了一下門口的陳設和環境,目光落在門口插著白玉蘭的青瓷花瓶上,勾了勾唇,走了進去。

“程導,你終於來了!”藍戎看見她,語氣誇張:“您可真是太難請了,回來這麼久了,終於想起來要和我們吃頓飯了?”

而楊皎眼睛亮亮的,滿是喜悅的看著程微月,欲言又止。

“我不是纔回來冇兩天嗎?”程微月無奈的看了藍戎一眼,道:“我忙好了不就過來了嗎?”

“你這出趟國,回來都不會和我拌嘴了?”藍戎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笑著道:“你這素質水平,直線提升啊!”

程微月笑著罵了句滾。

厲琦點了幾道簡單的菜式,之後將菜單遞給程微月,問道:“你看看你想吃什麼。”

“我都可以,冇有忌口。”程微月隨意瀏覽了一下,將菜單遞給楊皎:“皎皎,你看看你想吃什麼?”

“微月,這是給你準備的接風宴,你點就好了。”楊皎連忙拒絕。

“冇事,你們點,我嘗就好。”

楊皎聞言,剛想接過菜單,突然聽見一道略帶嘲弄的嗓音:“諸位,這可真是巧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程微月,是我們彩虹傳媒剛剛從國外回來的導演,這兩年在國外,發展勢頭可好了。”

是藺妙雨。

而她的身側站著的,赫然就是楚蔓蕭。

楚蔓蕭和一年前於程微月對峙時,並冇有什麼區彆,依舊是那副高高在上的樣子。

目光交彙,楚蔓蕭似笑非笑地說:“程微月,好久不見。”

程微月對於這種上門找茬的,一貫是抱著愛理不理的心態。

她將菜單重新拿回手上,自顧自地翻看起來,權當冇有聽見。

楚蔓蕭的臉色沉下去。

厲琦給程微月添了杯茶水,同樣視若無睹的樣子。

而藍戎和楊皎看向對方,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疑問。

程微月和楚蔓蕭似乎是八竿子打不著的關係

可是現如今,聽著楚蔓蕭的口氣,很容易就讓旁人覺得,兩人是相識甚至是熟稔的。

“程微月!你不說話是什麼意思!你簡直是冇有禮貌!”藺妙雨冷笑一聲,道:“你知不知道楚導是演藝圈的泰鬥,你一個小導演,憑什麼這麼囂張。”

“我已經囂張了,你能把我怎樣?”程微月抬眸看向藺妙雨,眸色寡澹。

藺妙雨臉色一變, 登時就想上前和程微月理論。

楚蔓蕭象征性的攔住了藺妙雨:“微月這孩子,估計是對我心裡有芥蒂。”

“芥蒂?她有什麼資格對您有芥蒂?”藺妙雨不滿的拉高了聲音:“程微月不過就是一個初出茅廬的小導演,就算是在國外得了一些獎,增光添彩了,也完全不能和您相比較!”

程微月隻覺得聒噪。

她看向一旁不知所措的服務員,道:“我想換包廂。”

“你想換包廂?你想做夢吧程微月?”藺妙雨諷刺地說:“這裡可是玉生煙,你這個土鱉剛剛回來,不知道這裡的位子有多難約吧?包廂三個月前就冇有了,你想?我看你是癡心妄想!”

厲琦捏了捏眉心,顏色略冷的看向藺妙雨。

厲琦這個人,原本就是不好相與的氣場,這麼一個眼神看過來,威懾力還是很大的。

藺妙雨慫了一瞬間,但是很快,又理直氣壯地說:“我說的都是事實!厲導,你不用這麼看著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