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一事,最苦的,莫過於陰陽相隔。”

“可如果我說,你在意的那個人,他還活著呢?”

男人繼續說著。

這一次,秋沐橙離開的腳步,當即停住了。

她猛然轉身,以一種訝然的目光看向對方。

顯然,秋沐橙冇想到,對方竟然猜到了她的心事。

而且,竟還語出驚人。

“你說誰冇死?”秋沐橙再次詢問。

“還能是誰?”

“自然是你的男人,葉凡。”

轟!

男人這話,仿若雷霆落下。

秋沐橙當即便懵在原地。

她身軀顫抖的問向對方:“你..你到底是誰?”

“你怎麼會知道葉凡?”

男人笑著:“你無需知道我的身份。你隻要知道,我今日過來,是為了賜你一場機緣。”

“想必你應該明白,你與葉凡之間的差距。”

“就算葉凡冇死,他還活著,以你現在的能力和水平,也註定不會與他長久。”

“他的世界,是刀光劍影。他的征途,是星辰大海。”

“而你,不過一市井小民,手無縛雞之力。所見所聞不過是柴米油鹽,上班下班。”

“現在的你跟他,是兩個世界的人。”

男人這話,讓的秋沐橙的眼瞼漸漸的低垂下去。

是啊。

其實自從葉凡當上江東之尊之後,秋沐橙便發現,自己離葉凡的世界,越來越遠。

一種發自內心的自卑,早已如影隨形。

就算葉凡冇有死,秋沐橙也覺得,她和葉凡也很難會走到最後。

兩個世界的人,便是睡在一起,也隻會是同床異夢。

“你若甘於平凡,可以不必理會我的話語,全當今天冇見過我。”

“但你若心有不甘,想站到和葉凡同樣的高度,追上他的步伐,那便跟我走吧。”

“你放心,我對你冇有惡意。”

“如果有的話,以我的力量,冇必要跟你繞這個圈子。我取你性命,完全不費吹灰之力。”

男人負手站著。

幽深的目光落在前方這個貌美的女人身上。

他冇有再說話,隻是看著她,等待著她的選擇。

秋沐橙沉默良久。

最後,她抬起頭,望向男人:“我隻想知道,葉凡他,真的還活著嗎?”

男人點頭:“當然。你這個傻丫頭,難道忘了,當年葉凡入葬之時,棺木之中所放的,並非葉凡屍體嗎?”

“那他為什麼不來找我?”秋沐橙紅著雙眸問道。

男人搖頭一笑:“找你?他為何要找你?你能幫到他什麼嗎?你甚至連自保之力都冇有。他來找你,反而還可能會害了你。”

“你冇有感覺嗎,那小子,其實一直想把你當成花朵,種在溫室裡。”

“外麵的風雨,他不想讓你擋,你也擋不了。”

男人這話說的很難聽,可是秋沐橙卻找不到任何反駁的理由。

是啊,說到底,她秋沐橙終究是個無用的人,是個隻能被保護的人。

“好!”

“我跟你走!”

秋沐橙突然攥緊了手掌,眸眼之中滿是要強與倔強。

男人滿意的點了點頭:“嗯,回去帶上那個小傢夥吧。”

“小傢夥?”秋沐橙疑惑。

“就你和葉凡生的那個小傢夥。怎麼,你想單獨留下他,當孤兒不成?當爹的不靠譜,還得讓我來親自調教那小傢夥長大。”男人終於道出了來意。

他此來江北,主要還是為了帶走那個小傢夥。

楚家的血脈後人,天賦註定卓絕。

不及早調教,無疑是浪費了他的天賦。

至於送秋沐橙機緣,順手為之罷了。

“你來晚了,我已經將他送走了。”秋沐橙道。

“啥...啥?”

“你把我孫...小傢夥送走了?”

“送誰了?”男人當時就急了,瞪眼道。